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 01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学校的副教授,可能教经济学?

  黄少是副教授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师傅,来一份豆腐。”

魏琛头也不抬地把手边一碟子豆腐块拍到滋滋作响的铁板上,等烤得金黄再熟练地翻个面,倒上蛋液和葱花,等上半分钟就把豆腐铲到盘子里去,往外一推,顺便把钱一起收回来,看也不看地扔进抽屉里,一气呵成,这才把叼着的烟拿下来,舒舒服服地吐个烟圈,瞟一眼端着碟子走远的背影。

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整个学校也就这个人会在这个点到这个店来,雷打不动,简直比上班打卡都要积极。

更奇怪的是这人永远只点一份铁板豆腐——这种没甚可吃而且就魏琛看来吃三天就会腻的玩意——甚至还准备好了零钱,贴心省事儿得让人忍不住点赞。

简直是十全好顾客。魏琛猛吸一口烟,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里。这人叫什么还是前不久听跟着他来的另一个人说的,那人唧唧歪歪简直叫人抓不住重点,一边点菜一边还要跟旁边的叶修呛声——亏得魏琛耳朵尖才从一堆废话里抓住了关键。

喻文州教授。

他还记得当初听到名字时那种感觉,就像是“哦,操,居然是他”的吐槽在脑子里无限循环播放,还一边放一边加大音量,搞得他整个脑袋嗡嗡响,差点把板上的豆腐煎焦,还是叶修提醒他才知道。怪不得刚看见的时候就眼熟的很,以前简直是天天见啊。

就是不知道现在课教的怎么样。魏琛一边收拾一边想,钱倒是都给得挺准。

至于写论文的水平,那不是七年前就知道的事了吗?


喻文州端着饭菜找了个位置坐下。其实根本不用费事,这个点早就过了该吃午饭的时间,食堂里零零散散就没几个人,大部分还是闲得没事聊天的食堂员工。

刚刚出锅的豆腐还在冒着热气,混合着蛋和葱的香味闻起来让人颇有食欲,用筷子夹开金黄粗糙的外表还能看到那水润的豆制品在轻轻颤动,完全看不出来曾经被这样那样地粗暴对待。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待到吃完了饭便准备起身。他挑的位置恰好能看见门口,一抬头就看到那买铁板烧小炒的魏师傅叼着烟夹着人字拖像个大爷似的晃出门准备回去睡觉。喻文州笑笑,把盘子放到回收处。这人总是这样,干什么都没个正型。

包括他站在讲台上也是这样,叼着烟进教室,穿着衬衫永远不扣上面两颗扣子,外套不是沾着粉笔灰就是皱得一塌糊涂,简直就是单身老男人的写照。

但是当别人这么吐槽的时候喻文州总是笑笑不说话。

七年前魏琛讲课的时候完全是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一脸的老子很叼我怕谁的架势,批判个校领导政府官员现行制度简直是张口就来,还能保证不带脏字,滔滔不绝地听得下面一干小屁孩满脸崇拜。更重要的是他居然还能把思路给歪回课本里来,讲着当今股指就能这么无缝衔接到机会成本居然毫无压力,那水平是相当地高,口才是特别地好。不仅如此还能一边搞那流畅的PPT一边简明扼要地板书,无论什么理论都他都有本事用图表画出来,搞得每次一到选课那报名的人多得简直是要砸其他老师的饭碗。

所以喻文州在大二偶然选了魏琛的课之后几乎是每次选课第一个点的就是微观,即便是一时没选上也持之以恒地去蹭课,每次提早占座,实在没座位就站着听——反正从来都不止他一个,就这么持之以恒地到了研二。

但是等到有一天喻文州看到他的教案之后才知道课堂上那流畅的演讲的并不是口才和脑筋急转弯的缘故。几张纸上是满满的字和乱七八糟的箭头,也不知道是改过多少遍才会变成那一副糟糕样子,亏得魏琛还能看得下去。

所以从那之后喻文州从他猥琐的笑里看出一个老男人眼底的光。

就好像夹开粗糙的表皮就能看见铁板豆腐柔软纯白的内在一样。

tbc


写得太短小顶锅盖遁走T T


06 Jan 2015
 
评论(14)
 
热度(72)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