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02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学校的副教授,教经济学,论文组组长

  黄少是副教授,是文州的论文组员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魏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

看看外面已经准备下沉的太阳,魏琛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醒神,回头看见邻床还人事不省的叶修。他知道叶修昨天晚上通宵改论文去了,快到中午才睡,就顺手给他关上了门到客厅里去改剩下的,毕竟没几天就到截止日期了。

他打开电脑,调出文档,就这么就着满屋子的烟味在一堆泡面盒子里浏览没完成的部分。

尽管两个人都是食堂的师傅,但是谁都不愿意在食堂以外的地方动动手指做一顿饭吃。魏琛和叶修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每天除了中午晚上到食堂里去坐那么两三个小时之外其余时间都待在房间,谁叫猥琐二人组往那一坐,除了馋得不行的吃货之外,那小炒和面条窗口简直是一片真空地带。

哦不对,还有喻文州。

魏琛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天天往他这儿跑,反正买豆腐这种肤浅的理由绝对不会是他真正的想法。虽然魏琛几个月前才搞清楚喻文州的名字,但是对这人的性格他即使说不上完全,也绝对是部分心知肚明。而那一部分,在他看来恰恰是最见不得人的地方,比如说心脏。

而魏琛,又自认为是体会得最深的人。


其实这得追溯到魏琛还是个光荣的大学教师的时候。尽管他确实对讲台有无与伦比的热忱,但是对于学校硬性的教学规定那也绝对是嗤之以鼻,比如说副教授一定得带至少四个研究生,比如说副教授一年一定得发表两篇以上的论文这种狗屎东西。不过饭碗还是要的,所以这执行的态度绝对算不上积极配合积极响应,完全是能省则省,应付了事。

所以也就造成了魏琛几乎不认识他的研究生,反正都是学校安排他打钩,基本上就是单独见过几面,甚至连名字都记不住。

而喻文州,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安排给了魏琛。

说实话,魏琛对喻文州最多也就称得上一个脸熟,要不然也不会通过他人之口才知道他的名字。在他的印象里,这个总是微笑的喻文州也就是个总是在教室后排坐着或者站着、几乎不说话的年轻学生。虽然有几年几乎每节课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是这样的人毕竟太多,淹没在蹭课大军里的研究生直接被魏教授忽略不计,也怪不得他几年之后得那么费劲才能想起来。

但是虽然被迫泯然众人,这个笑容灿烂却寡言的研究生也让魏琛至少记住了他的名字。

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一说的巧妙办法,只不过是喻文州在研二那年暑假发表了篇署名论文指出魏琛当年年度研究成果的三处错误,让喻文州从此在学术上声名鹊起,也直接导致魏琛被校领导在学校大会上点名批评而已。

然后魏琛就打了个辞职报告,悄无声息地从大学里走掉了。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是吧?


等魏琛从文字堆里抬起头的时候已经快要六点了,也就是晚餐食堂员工的上班时间,魏琛想想没叫醒叶修就自己锁了门到食堂去,反正叶师傅总是这样叼得不要不要地,大家都习惯了。

但是眼看着时间就这么过得快到七点半,食堂里都没个人影了喻文州都还没来就有点奇怪了。魏琛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那碟子豆腐有点发愁,这最后剩下的要是没人买可就要倒掉了,这是要自己吃呢还是自己吃呢。

算了,倒了吧。魏琛刚拿起碟子转过身就听见背后一大波文字泡正在袭来。

“诶诶诶那个魏师傅等等等等那叠豆腐我要了别倒喂喂要不要这么浪费粮食啊?”黄少天从食堂门口一边狂奔过来一边换气,“这可是组长特地要我来打包的魏师傅你就做做呗反正你还没收摊不是......”

等黄少天到窗口前的时候豆腐已经下锅了,正等着翻面。

但是跟黄少天一起待在安静的食堂里等豆腐煎熟绝对不是一件值得尝试的事情。

“诶魏师傅你说组长他怎么那么喜欢吃铁板豆腐啊我虽然没吃过这玩意但是我觉得吃个三天我就腻死了要不是组长今天忙不过来特地交代我三次我才不会来嘞。诶魏师傅你吃过没......”

“没,停。”魏琛实在是受不了被一大波废话猛刷的感觉,也不知道喻文州摊上这么个副组长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眼看着蛋液还没凝固,魏琛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

“你们组长今天怎么没来啊?”

他此时是真心地想念微笑着沉默的喻文州。

tbc


感觉黄少一出现就是来凑字数的XDDD

终于写够字数了......但是下文估计要到寒假了(顶锅盖爬走

08 Jan 2015
 
评论(6)
 
热度(41)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