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03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经济学副教授,论文组组长

  黄少是副教授,论文组副组长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师傅,来一份豆腐。”

自从那天的中午之后魏琛就没见过喻文州了。虽然他仍然天天差遣黄少天来照顾魏琛的生意,但是毕竟除了把嘲讽技能点满的叶修,即使是自认防御功能良好的魏琛也难以扛住话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那HP简直是哗哗地往下掉。

所以当魏琛听到窗口传来的声音只是一句话分量的时候几乎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抬了头。

就见那终于亲自来吃饭的喻教授笑容的亮度调高了一格,把黑眼圈衬得更深了。

其实魏琛是知道喻文州最近在忙什么的。虽然那天黄少天只说了个大概,但是毕竟也是不大不小的一件事,所以最近几天来吃饭的教授学生们都在讨论不久之后要在X大召开的经济学术论坛,然后谈着谈着难免谈到人选上去,而喻文州作为经院年青一代中的翘楚自然是当仁不让,大概这两天就要飞到X市去。

真是出息了。魏琛一边给豆腐翻面一边感叹。那个学术论坛其实他也有所耳闻,那种级别的思想碰撞即使是他这种对研究论文不太感冒的人都曾经肖想过,更不要说做得一手好文章的喻文州了,去之前不做个万全准备想必连睡觉都不安稳。虽然曾经因为那一堆粗制滥造的论文被论坛拒之门外,但是魏琛看着自己的学生有一天收到了大会的邀请函——尤其还是揭发他随便乱写论文的那一个,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

怎么说呢?就像是本来自己拼尽全力说不定也拿不到的冠军被打败了自己的徒弟轻松拿下,既欣慰又有点无可奈何,高兴还带点纠结,五味杂陈,简直让人想抽根烟装装忧郁了。

于是魏琛就这么干了,然后把煎熟起锅的豆腐递出去,一边收手一边想把钱顺便摸回来,可谁知道摸了半天愣是没有,他还不死心地蹭了两下,结果窗口瓷砖上也就一层油,还黏手。

呦呵,这忘性有点大,一星期没来居然忘了给钱。魏琛直接抬头准备扯嗓门喊人回来,谁知道就见喻文州还好好地站在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魏老师,我......”已经是副教授的研究生犹豫着开了口。

魏琛一听喻文州叫他魏老师就知道要糟。从前在L大谁不知道教微观的魏教授是出了名的耳根子软,叫两声魏老师作业想什么时候交就能什么时候交,考试不及格想加几分就加几分,简直是有应必求,好说话的很。结果搁现在依然有用,喻文州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猛戳他的敏感点,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不是?

“有什么事就说,别他妈婆婆妈妈的。”魏琛简直头大,早就知道喻文州不怀好意,现在终于来了。

“好吧。”喻文州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了一个万分恳切的笑:“魏老师您也知道我明天要去X市了,那样的话学生的课就没人上了,也不太好就这么让他们自习。您看,能不能帮忙代个课?”并在眼睛里迅速换上了当年L大人尽皆知的经典装备,俗称装可怜。

魏琛看着喻文州的眼神就有点把持不住,这是在赤裸裸地挑战底线啊,但嘴上还得装着:“那话痨不也是教经济的吗?干嘛不叫他代?系里就没个能教课的了?”又不是不知道老夫多少年没上过讲台非要找老夫是几个意思?

“少天也要去X市,至于别的老师正好都和我的课冲突,没办法。”喻文州一边解释一边加大技能的输出量,争取速战速决:“也就是大一学生的微观,没什么新东西,魏老师的水平肯定没问题的。”

只见魏琛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最后把嘴里的烟一掐,给了个答复:“行,我代。晚上把课表和材料整整给老夫带来。”说完看也不看他就转身收摊去了。

喻文州看着魏琛的背影,把脸上本来不属于他的表情收起来,换上微微一笑。其实教案什么的根本就不用整理,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只差带来了。

他对魏琛的痒处和弱点了如指掌,因此那些小心翼翼也就是给他下的一个套,不愁他不跳进来。

tbc

写完才感觉文州太苏(明明是心脏好吗(滚

要考试了我还在作死所以字数又少了(这不是借口好吗

10 Jan 2015
 
评论(5)
 
热度(42)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