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06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经济学副教授,论文组组长

  黄少是副教授,论文组副组长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魏琛觉得自己摊上了一个大问题。

这个问题从他看到那些点缀在论文稿纸旁边的细微想法开始就出现,等到他有所察觉的时候他已经大概猜出来了,虽然这看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那谁谁不是说吗,等排除了一切不可能因素,剩下的就是真相。

不要质疑一个人民教师教育心理学的专业成绩,尽管他从来没有好好学。

所以他抽着烟靠着桌子腿坐在黑漆漆的办公室的地上,回想起那些模糊的、久远的、为数不多的和喻文州相处的场景,不外乎都是有一大堆人肉背景,偏偏喻文州还是在背景之外的那个。

这样的想法让他抓狂。

他也很想告诉自己那些玩意只不过是一个被埋没的学生求关注的强烈欲望,无关什么会出幺蛾子的情感问题。但是要是他扪心自问,他自己读研二那年对漠视自己的老师肯定也只是以牙还牙无视回去,或者等有一天出人头地再衣锦还乡打他个脸,根本谈不上会整天满心满眼地想着这件事,更不要说会这样郑重其事地、宣誓般写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发表一篇论文让他能看到自己——就好像对这个人的注目求而不得一样。

这没道理啊。他弄不明白。

按理说他和喻文州没有多少交集,刨去那些可以忽略不计的片段,剩下最刻骨铭心的就只是那个堪称师生反目的事件,偏偏那些令人误会的线索还出在这里。

就连喻文州这几个月如一日的饮食习惯都掺合进来,那碟子的铁板豆腐是不是有什么深意?那从不做声的态度又是怎么回事?他从来就没这么后悔收钱的时候怎么就没看一眼那小子的表情,要不然这个时候也好判断一下喻文州到底是个什么心态,总好过自己在这里揣测来揣测去。

魏老大自认为对喻学生的心脏看得透,现在才醒悟人家其实跟叶修是一个段数的。

最后魏琛还是给喻文州打了电话,就在办公室里,他可不想让那个没下限的看出来什么。听着等待接通的嘟嘟嘟,他真希望这些只是他自己脑补过度,喻文州能笑呵呵地告诉他什么都没有。

结果喻文州上来就放大招,第一句话就是:“老师你看到我的论文了?”

得,原来这都是算计好了的。他虽然现在才来找,可上星期就跟喻文州提过课本的事,那时候人还没出差呢。魏琛感觉心里一把火蹭的烧起来,憋都憋不住,对着电话就是一声冷笑:“敢情是在这等我呢是吧。”

喻文州在对面静了很久才开口:“老师......我确实是故意的,对不起。”

“然后呢?你想怎么样?”

这不就结了?既然是故意的,那么很显然纠结的那些问题绝对是真的,再怎么自欺欺人也没有用。魏琛突然觉得这样弯弯绕简直神烦。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其实,我是想告诉老师。”又是一个微妙的暂停,“你想到的都是真的,最起码在那个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一开始我只是特别希望老师你能看我一眼,最起码记住我的名字,毕竟我也当了你快五年的学生,还是你亲自带的研究生。”他苦笑一声,“但是后来写完论文才发现这样的期望不太正常,等你走了之后这种感觉竟然也没有消失,持续了好几年。然后等我们碰见以后我又确认了几个月,发现那种感觉现在还在。”

喻文州像是把话含在舌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清晰地吐了出来。

“所以我想,我希望得到的应该不光是你的注意。”

四周安静得渗人,两个人谁也没说话。魏琛听着轻微的电流声,点了一支烟,挂了电话。

然后他错过了晚饭,没去食堂,等回去的时候正好在门口碰见了叶修。他的老室友难得起了次良心,问了一句:“呦老魏怎么了,脸黑得跟老韩似的。”

魏琛懒得跟他贫,回房间睡觉前交代他:“明天中午替我去下食堂,跟喻文州说课我不代了。”

太阳每天照样升起,但是喻文州班级的同学有点伤心地发现喻老师回来上课了。

而他们的魏老大落荒而逃。

他和喻文州似乎又回到了几个月前的那种关系,那种他不必认识谁不必知道谁的名字也不必为谁纠结对谁负责的关系里。

对,他是没种。魏琛可以很坦诚地承认这一点。他现在就像一只缩头乌龟,愣是怂得不出声,宁可被多年之后重新挑起的讲课癖抓心挠肝地痒也坚决不到那个肯定会惹是生非的地方去。这个问题太过虚妄,而喻文州的态度让他恐慌,这不是轻易能坦然面对的事。

所以他现在就是食堂一卖铁板烧的师傅,每天不是在宿舍里睡觉做课件就是在窗口后面跟叶修互喷,除此之外跟谁都是不咸不淡的买卖,无关什么劳什子过去不过去。

而喻文州自从上个月之后也来过一两次,看见魏琛的态度也缩了回去,现在还是派黄少天天天来打包,偏偏那话痨还好奇得很,天天围着他问东问西,要不是看在他魏老大魏老大地叫的份上魏琛早被他烦死了。

所以当有一天黄少天安静地站在窗口前等豆腐魏琛简直以为看到了奇迹,就连叶修也小小地吃惊了一把,难得没有开嘲讽而是心平气和地问:“呦烦烦今天怎么不说话了?”

结果黄少天就对着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一边去,本少今天烦着呢没空跟你瞎比比。”

“烦什么呢说出来给我们乐一乐?”魏琛在一边来了兴趣。

谁知道黄少天还真看了他一眼,问了他一句:“你真想知道?”

魏琛点头。

“好吧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可不能反悔。”黄少天像是终于解开了口嚼子的马一样如释重负:“要不是组长不让我说我能憋成这样吗?现在好了反正是魏老大你自己答应要听的可不关我的事我跟你说......”

“等等等等。”魏琛捉到了微妙的重点:“你们组长不让说?”

“可不是嘛组长老不让我说但是他能忍我们能忍吗能忍吗能忍吗?”黄烦烦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他又没错倒被人说成那个样子简直是我们论文组的耻辱好吗?我们组长那么优秀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

“喻文州被人说抄袭了?”叶修突然插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魏琛倒是吃了一惊。

“烦烦不是说了吗?”叶修吐了一口烟圈,“再说了微博上都爆出来了,‘R大青年教授喻文州涉嫌抄袭’转发得连我都看到了。”

“完忘记这个了。我得先回去。”黄少天听到这里瞬间变了脸色,一把抢过刚递过来的豆腐就跑。魏琛也惊讶的很,连钱都忘了找他要,拿出手机就开始刷微博,果然头几条就是这个事,下面评论清一色都是骂人。

“靠还有这种事。”魏琛骂了一声就开始看内容,里面列举了喻文州论文抄袭的证据一二三,还有原稿图片佐证,信誓旦旦得教人不得不信,所以转发的不乏各种学术大V。好在喻文州人缘还不错,还是有不少人挺他,但终究挡不住群情汹汹,瞬间就被水军淹没了。

“看来这发博的人准备还挺齐全。”叶修也慢悠悠地凑过来看。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抄的?”魏琛头也不抬地呛回去。

“你说呢?”

“啧。”

tbc

不懂得怎么写感情啊QAQ(你滚

29 Jan 2015
 
评论(5)
 
热度(38)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