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07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经济学副教授,论文组组长

  黄少是副教授,论文组副组长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自从那天黄少天回去以后魏琛就再没见到他人,隔了两三天跑腿的变成了那天课上认出他的小胖子卢瀚文。据说这小孩是黄少天前不久亲自从学生堆里挖出来的预备亲传弟子,虽然跳级上来年纪小,但专业课好得很。可谁知道话多居然也和黄烦烦一样一样的,一开始天天逮着魏琛刷文字泡,刷得叶不羞都不忍直视了,但幸好两三天之后他就没了这个空档。人忙着和别人打嘴仗——哪个学生能见着外人来批评自己的老师的?

食堂里开始有对喻文州的议论。

虽然大多数都是义愤填膺的学生在为自己学校的老师说话,顺便谴责发微博的小人毁人声誉无耻之极,但谁也没法儿拿出切实的证据说明喻文州的清白,所以挡不住总有些不一样的声音,诸如“喻教授教课水平也一般,怎么论文能写得那么好“这种一听就知道是内部传出来却谁也没法辩清楚的话。

事情果然就像叶修所料。

微博上的火现在是越烧越旺,天天几万的评论在刷,原本只是学术圈的事秒秒钟上升到道德高度,楼上楼下就是在论抄袭和诬陷哪个更没人性,歪楼歪得正不过来。

再加上那博主用一种带着脆弱的客观语气讲述了自己被抄袭后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结尾义正词严地谴责喻文州的不义行为,那种占据道德高地的正确性简直比美国队长的价值观都要好使——一大批同情弱者的正义之士就忍不住在下面排着队艾特喻文州。

而喻文州从来就没有回应过。

连据说跟喻教授不和的W大王杰希都站出来了——虽然人只是呼吁就事论事,不要乱扯——但喻文州就是没什么动静,连着整个论文组也是,被骂得狠了也不见反驳,只留了一句证据会有的,在一堆慷慨激昂的陈词中淡定得教人想揍他。

但沉默可以意味着心虚,也可能是在读条。

根据魏琛几天的窥屏结果来看,那博主肯定跟喻文州有仇,还是内部人员,说不定还是一个系的,要不然也不会连他准备论文的时间都那么清楚——那照片上的草稿都写着呢——而目的八成是想要把风光的喻教授一举拉下马。不过就喻文州的心脏,自己能看穿的事没道理看不出来,被泼脏水也不可能不泼回去,魏琛暗搓搓地琢磨,人肯定是准备大招呢没空理这些小打小闹。可按理说喻文州天天笑得跟朵花似的,没道理得罪人是吧?

算了,想想也是,树大招风么,谁没被一两个人嫉妒过。


不过还没等魏琛看热闹看个高兴,热闹跟着找上他来了。

也不知道那记者是怎么找到他微博的,天天敲他要采访。魏琛也不想理这群吃饱了撑的,但架不住人每天几敲,甚至打电话给他。本来这种事情算得上是骚扰,魏琛也没必要答应什么采访。但那记者在他要挂电话的前几秒爆嘴速冲他大喊了一声:“我知道喻文州和您有关的那篇论文!”成功地让他停下了手。

噢,原来是这样。

他有预感要是不答应明天就会有“喻文州导师对其表示不信任:师生决裂为哪般?”的知音体挂在原博的下面。


所以他现在和那记者面对面坐在塑料桌子前,旁边围了一大群吃饱了没吃饱的学生,挤在最前面的就是小胖子。

那记者是个中年人,神色倒还镇定,不过看着有点冒汗。魏琛大刺刺地翘着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不是要采访吗?现在可以开始了。”

时间地点是他定的,正午的食堂,围观人员价格不贵量又足,还比水军多出个自觉自愿自发,不是正合了采访的意思?

那头的记者没想到魏琛这么主动,愣了一下,随即端好职业架势,拿起录音笔凑近一点就开始说话:“魏老师,听说您是喻文州教授的研究生导师是吗?”

“你不都打听好了才找来的么?”魏琛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要问什么就赶紧的,人小孩还等着呢。”说着顺手撸了一把卢瀚文的头。

“好吧。”职业微笑有点挂不住,那记者估计也没见过这么难搞的采访对象:“那您能说说当时您和喻文州教授之间的事吗?”

“喻文州吗?”魏琛吐了口烟圈:“就是他写了篇文章揭我的老底,然后我就走了呗。”

“能详细说说吗?”

“说个屁,要详细自己查去。”魏琛开始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但是那记者的反应就像看见了肉的狗,咬着就不松口:“喻教授的行为使您离开大学,工作也从一个大学教师变成食堂师傅,您对他有什么看法吗?”

呦,来了。魏琛知道这是在给后面的问题做铺垫呢,赶紧酝酿一下情绪,带着六分淡定三分不忿还有一份不屑,轻描淡写:“这是我自己的事,以前他再怎么对我,都跟他没关系。”

眼见着对面的人明显活络起来的表情,魏琛觉得自己演技真不错。

陆陆续续又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当然魏琛也配合得很,那记者简直红光满面,把录音笔调到最大,特别清晰地问出了重点:

“那作为喻教授的老师,您对喻教授抄袭的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这话一出满室哗然,这小报记者明显是得意过了头,居然忘了是在谁的地盘里,卢瀚文都要冲上去揪他领子了。魏琛连忙把小胖子拦住顺毛,慢悠悠地等着小孩们激动过去。


他想起七八年前的一个冬天的晚上,他在图书馆查东西忘了时间,等弄完都快到半夜了,可抬头一看居然还有人。对面坐着个学生,正在低头改一堆什么东西,旁边还摊着一本参考书。魏琛瞥了一眼那书,一看题还挺熟,等拿包出了门才想起来是前几天他给学生布置的作业。

外面的天都黑透了,风大得很。魏琛回头,看见那学生白皙安静的侧脸。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学生,不论是认真的严谨的老实的,还是摸鱼的随便的滑不留手的都在手底下过过,但魏琛只见过一个会在深夜的图书馆里帮他查着书改作业的研究生,也只见过一个为了写一篇论文就会买不同版本参考书的副教授。

这是他见过对学术最认真的人。

魏琛从来就没有怀疑过。


终于静下来之后他把嘴里的烟拿下来掐了,笑笑:

“看法吗?虽然这篇文章是不错吧,但我觉着要是喻文州连这种论文都得抄,他也不是我学生了。”

tbc


研究生也可以是助教的设定

不大玩微博所以都是乱写的:)

05 Feb 2015
 
评论(14)
 
热度(51)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