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豆腐来一份08

*在食堂里偶然开的脑洞

*私设是一定的

*ooc是一定的

*新手话痨文笔烂,估计情节也是......想喷就喷吧


*老魏是大学食堂里卖铁板烧小炒的大叔(不要打我

  文州是经济学副教授,论文组组长

  黄少是副教授,论文组副组长

  叶修是小炒旁边叼得飞起的煮面师傅,随机掉落(抱头蹲下

以下正文

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

被魏老师吓走的记者最后委委屈屈发了一篇稿子,遮遮掩掩地声明了尽管没有人证证明喻文州教授抄袭但是我们还是坚持怀疑他的立场,不仅短的要命对魏琛更是只字未提,搞得好像求着缠着要采访的人不是他一样。可就是这样支支吾吾还是被R大的热血青年们从评论堆里给挖出来,挂在城门楼上大批特批,其中以一个叫流云的话最多脑最快,抓住一切机会跟人对喷还能顺便宣传一下魏老大的光荣事迹,绝对是后生可畏。

这语速。魏琛看着满屏的字可以肯定是卢瀚文。

而喻文州的论文组像是终于开了窍,继黄少天用一大堆逻辑逐条分析了原博说明内容及方式的不可行性之后,组员们纷纷以积极的态度加入到围攻博主的活动中去,每天孜孜不倦地轮流用李远的各种小号灌水,从技术和情感多角度证明了本论文组的优越性和组员团结向上的风貌。

从此双方队友势均力敌,人民群众再也不用担心没戏看了。

所以这帖又热了几天,最后喻文州终于艾特了原博主,连上了一个视频和一个文件。文件是权威学术杂志主编的信,视频是喻文州博士生导师录制的,两个人都证明了喻文州曾经向自己阐述过论文创意和思路,当然是在那个所谓的草稿之前。那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在视频里敲着桌子,力气大得隔着屏幕都能听到砰砰响,操着粤语对人放狠话:“你诽谤都要睇下系边个嘅学生!”神情活脱一个大佬。

至于为什么喻文州的导师看着都像道上的,这是个谜。

当然了人嘛,在最后还是要不甘心地蹦跶几下的,可还没等博主更新学校里就有了经济系某教授交易学位的消息,一时之间口耳相传,各大食堂都在议论这事儿。

魏琛听着小胖子讲第三个版本,正讲到道德丧失的渣教授自以为做事隐蔽但最终战胜不了正义的桥段,就看见小屁孩对他眨眨眼。哦内部消息。爷孙俩一起摇头。

啧啧啧,瞧这大招放的。


不过这消息最后也没传出学校去,毕竟自家丑闻还是捂着好,更何况最后人发博道了歉,虽然拐弯抹角得几乎看不出来,但也不好得理不饶人不是?

所以喻大教授今天终于得了空,亲自来吃午饭了。

也许是事情结束了心情好,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喻文州今天脚步快了点,到食堂的时间早了点,就看见原本没人的铁板烧窗口前面排着长长的一队,衬得卖面的叶师傅愈发清闲。

人魏师傅现在可是食堂的风云人物。喻文州笑了笑,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就听见前面的小孩在给朋友炫耀魏老大的事迹:“我跟你说哎呦太吊了,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呢。”

喻文州也知道魏琛一战成名的那次采访,不为别的,就因为黄少天收了个同样机会主义的徒弟,不仅语速快手速也快,还没等人多呢喻文州就接到了通知,等魏琛开口他都挤到中间了,全程围观。

他看见魏琛叼着烟斜着眼,一条腿还上下晃荡,眼神里透着结结实实的睥睨,用那种老大不乐意的语气说:“要是喻文州连这种文章都抄,他也不是我学生了。”

他的老师从没怀疑过自己一开始没看见后来不待见的学生。

当时喻文州盯着魏琛上下晃的腿,觉得自己一定事忽然得了什么不得了的病,要不然心脏怎么酸胀酸胀的,还跳得太快。


“魏老大,一份铁板鱿鱼嘿嘿嘿。”

等喻文州从心脏病的幻觉中醒过来队伍都快到了,前面那小孩点了单还在继续跟人叨叨叨。其实这食堂里的铁板烧弄起来挺快,把熟食往铁板上一倒加点调味翻翻等热就行,要不然魏琛也不会选这种得老站着的玩意了。不一会那话痨高高兴兴地端着鱿鱼走了,眼看着就快到,喻文州习惯性地要准备零钱,却在摸到钱包的时候把手收了回来。

一份豆腐一块五。

其实喻文州真不缺那点买肉的钱,不过说实话他并不很喜欢铁板煎的东西,因为油太重又有一股烟熏的味道,对于从小被教育少油少盐的喻教授来说实在有点重口。但寡淡的豆腐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虽然焦黄的外皮遮盖了柔软的蛋白质,但只要轻轻拨开就能看到,实在比油得滋滋响的鸡腿什么的深得人心。

但这个不是重点。

根据喻文州教授的对比和计算结果来看,由于豆腐是唯一需要由生煎熟的东西,所以煎一份铁板豆腐的时间是二点五分钟。再加上魏师傅因为没什么人点技术不熟练,时间酌量增加,也就是说等一份豆腐,喻教授可以在窗口前看人的时间比等其他菜生生多出了一分钟。

所以说学经济为什么要学那么难的建模,这不就用到了吗?

喻文州看着最后一个学生从窗口前走开,抿了抿嘴,又抿了抿嘴,说出了那句暌违已久的话:

“师傅,来一份豆腐。”


魏琛头也不抬地把手边一碟子豆腐块拍到滋滋作响的铁板上,等烤得金黄再熟练地翻个面,倒上蛋液和葱花,看着它们混合在一起,凝结成漂亮的圆形。

他没抬头。

他知道是谁,一个月没见不可能会忘记一个听了好久的声音,更何况这一个月他还时时记着。

同样,一个月也不足以让魏琛忘记一件特闹心的事情,更何况这一个月他还无时不刻地琢磨着。那天晚上的电流声老是在他耳边嗡嗡嗡,比法师的鼓声还持久,叫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喻文州的感情。

被人仰慕的经验,他有。被人恋慕的经验,他没有。这种长久的东西太深重,他害怕承担不起。

所以他跑了。但是他始终没有办法开口拒绝,因为只要组织好语言,那学生时代的喻文州就会跑出来秀存在感,一会是深夜无人的图书馆一会是孤独寂寞的草稿纸,搞得他自动闭嘴,只能对着满柜子那些关于喻文州的杂志无语凝噎。

都是他。总是他。

七年的注视让他看见喻文州从一个未出茅庐的学生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教授,看见这人从青涩逐渐成熟然后耀眼。旧日里那些厌恶和不甘似乎还在,但等他回头看的时候已经淡得看不见影子了。

太糟心了。简直叫人想抽根烟装装忧郁了。

于是魏琛就这么干了,然后把煎熟起锅的豆腐递出去,一边收手一边想把钱顺便摸回来,可摸了半天愣是没有,他还不死心地蹭了两下,结果窗口瓷砖上也就一层油,还黏手。

呦呵,这忘性有点大,一个月没来居然忘了给钱。魏琛准备扯嗓门喊人回来,谁知道还没等他抬头手就被人攥住了,还死紧死紧的。

“魏老师。”已经是副教授的研究生说。

魏琛一听喻文州叫他魏老师就知道要糟。这感情是揪着他的小辫子不放了是吧?

“有什么事就说,别他妈动手动脚的。”魏琛简直头大,一边骂一边往后收手,可也不知道喻文州今天吃了什么力气大得很,使劲了两下还收不回来。

“老师。”喻文州又叫了一声,手上加了一把劲:“你以后的豆腐能不能只给我一个人吃?”

“啥?”魏琛以为自己没听清。

“我说,老师你以后的豆腐能不能只做给我一个人吃?”喻文州的声音在几乎没人的食堂里听得一清二楚,字正腔圆得让魏琛想起那天黑漆漆的办公室。

“老师,我想,我希望得到的应该不光是你的注意。”

算了。

他不是容易心软吗?那就再心软一次好了。

瞧这下限没的。魏琛在心里默默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过该端着还是得端着。魏琛眉毛一抬,把嘴里的烟拿下来:“怎么可能?即使老夫答应了那么多小屁孩怎么可能答应?”

“没关系,老师答应就行。”喻文州咧开嘴露出一个八颗牙的笑,怎么看怎么傻气。

“滚滚滚。”魏琛简直嫌弃得很。

“呦这就不行了,你的猥琐呢老魏?”叶修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叼着烟冲着他笑。

“边儿去,看见你就烦。”魏琛头也不回地呛回去。


不过他的手最后还是没能抽回来。


end


终于吃到了,喻总生日快乐^^

暂时当做生贺啦~等码完再换过来(喂


写完了!撒花!(妈呀这是第一篇完结的文哪

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两个番外,看什么时候闲就什么时候码咯( σ'ω')σ(你滚

10 Feb 2015
 
评论(31)
 
热度(54)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