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肖戴】江南好 (上)

*古风paro,想哪写哪

*突发奇想的产物......可能过个年就有了少女心?(并不

*私设,ooc

*谈谈情,没剧情

*新手文笔不好见谅


以下正文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你说你这丫头,人恨不能死在这儿呢,就你寻思着要往外跑。”

戴妍琦她娘边叨叨地怨她,边把手里夹了棉的袄子折好放在一旁准备让她带着。虽说戴家的下人不少,但她娘老不放心自家的丫头片子,非得亲自动手给她拾掇齐全了才行。

“娘啊,这么热的天你让我带袄子难不成是要我捂热痱子?”

戴妍琦咬着沁芳斋的绿豆糕,趴在一边的椅子上看她娘给她整理行李,含含糊糊地嘟囔。

“什么捂痱子,就你会说嘴。”王氏笑骂一句,又拿起了一条皮褂子:“不先备着到时候天凉了看你找谁哭去。真是,哪儿不去非得去什么北方,听说那边秋冬冷得要人命,一个姑娘家跑那么远。”说着就皱了眉头。

“娘,娘。”戴妍琦一看有点不对头,跳下去晃着她娘的手,拖长了嗓子卖乖:“这不是少当家着急要人手嘛,我出去一趟长长见识多好。”又眨了眨眼:“再说咱不是说好了吗?嗯?”

“是是是,都是你爹那个老糊涂乱答应。”王氏总招架不住闺女撒娇,只得把满心担忧变成无可奈何,拧了拧她的鼻子:“出远门总得注意些,等会娘细细给你讲。”

“好好好,我听着那。”戴妍琦笑嘻嘻地又趴回去,掂起一块绿豆糕放嘴里。


戴妍琦她爹也是雷霆商会的老人了,这些年跟着老当家东奔西跑也有些家底,在商会也算得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偏偏他早年无子,只有一个女儿承欢膝下,就索性把女孩儿当男孩养,做生意回商会都带着她。更兼得小娃儿聪明伶俐玉雪可爱,跟谁都能玩得来,商会里简直是无人不识无人不爱,谁都愿意照顾着她点。戴妍琦从小得了不少前辈高人的指点,对经商一道颇有兴趣,渐渐长大了之后又心思灵动,着实帮着她爹赚了不少银子。老当家觉得她还是个人才,便让少当家带着她,这一来二去戴妍琦便成了肖时钦的副手,每天跟着他到各大商会办事。两人打小就玩在一块,这时候也不乏默契,相处起来乐呵,办事也是顺顺利利的。

转眼间又一年秋将至,朝廷开始整顿边关,防备鞑靼。兵部点了名要雷霆的火铳和子母炮,肖老当家也寻思着要派个人到边关看看情况,左右这会边疆还太平,就决定让肖时钦押着货去大同顺便勘察勘察。

偏偏这时候雷霆上下正忙着一桩大生意,肖少当家本不舍得让一个姑娘家跟着去北方受苦,可怎么找也没个得用的人手,只好跟戴家商量能不能让戴妍琦跟他走一回。戴老爷子和自家姑娘同心同德,早知道女儿就爱四处跑,本就想让她去见识见识,二话不说一口答应。而王氏虽不大情愿自家女儿去那边关受苦,可架不住戴妍琦软磨硬泡,最后也只削了戴老头一顿就应允了,张罗着给戴妍琦收拾行李。

肖时钦给随行几人放了天假,戴妍琦闲了下来便无所事事,也不肯在家听她娘叨叨,吃了中饭就寻了个借口出门去,溜溜达达就到了街上。

此时正是人困马乏的当口,暑气未退,太阳热辣辣地晒着,街上几乎见不着人影。戴妍琦逛了一会就觉着热得受不住,刚抬头想找个地方坐下,就看见不远处有个熟悉的人影钻进了珍秀坊。

少当家到胭脂铺子里做什么?戴妍琦心里痒痒,嘴角挂起一抹邪笑,蹑着手脚蹿到了门口,伸了个脑袋,想看看肖时钦要给小情儿买什么色的胭脂。

可谁晓得肖时钦居然快的很,戴妍琦还没站稳他就出来了。她赶忙妆出个刚到的样子,故作惊讶地对迎面而来的肖少当家问候:“啊少当家你也来买胭脂啊?”

“你怎知道我买了胭脂?嗯?”肖少当家也不拆穿她,托了托眼镜笑问。

从胭脂铺子里出来能不买胭脂吗?戴妍琦暗自嘀咕了两句,明白自己那点伎俩被看穿了,索性就笑嘻嘻地摊开说话:“有了少奶奶也不跟我们通个气儿,这样藏着掖着不是事儿啊少当家。”

肖时钦被她逗了个笑,伸手摸摸她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也不解释:“这么热也到处逛荡,我们到余香阁吃茶去?”

“先说好,我可没带银子啊。”戴妍琦把手一摊。

“我请,你赏光不?”肖时钦拿出钱袋子。

“快走快走。”戴妍琦扯了他就迈腿。

两人吃了茶又去各处逛了许久,等到肖时钦送戴妍琦回去天已经擦黑了。他摸摸戴妍琦的头发,笑着开口:“明儿要起早,晚上好好休息。”

戴妍琦在他手底下点点头,眼睛向上瞅着他。门口的灯笼点了起来,红红地映着肖少当家的脸,跟那柔柔的笑映在一起仿佛起了重影,又模糊又漂亮地晃眼睛。戴妍琦看愣了神,只痴痴地点头:

“你也是。”

肖时钦看着她那呆头呆脑的样又忍不住要笑,便拍拍手底下的脑袋,催她:“快进去吧,一会酱蹄筋可要没了。”

“哎呦是啊。”戴妍琦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转头就要奔进去,赶紧跟肖时钦挥手:“你也快回去吧。”

“好好好。”

戴妍琦走到一半又回过头来看门口,人已经走了,通红的光照着门前巷子的石板就跟罩着层上等的绸缎似的,流着动着。她又想起刚才肖时钦脸上的颜色,忽然发觉那真像珍秀坊的一品红,用春天最鲜艳的花骨朵儿拧出汁儿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细密又软和,教人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摸。

戴妍琦想想肖少当家脸上糊满胭脂膏子的样儿,顾不上握嘴,哈哈哈地笑出声来。


未完

09 Mar 2015
 
评论(5)
 
热度(17)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