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周魏】1+1≤2 上

*不知何时开的脑洞,也许是被高数折磨出了神经恍惚?

*周魏师生梗,数学老师周X数学学渣魏

*如果看见了唐冯并不是错觉(是近视

*众远古大神出没(为何叶神都是酱油

*ooc,私设,没脑子的糖(为什么会蛀牙

*天要下雨,注意避雷


以下正文


“魏琛......”

魏琛此时正遥望不远处巍峨城墙。身后是如影随形的追兵,眼前是万夫难开的昭关,他紧紧地攥住身上破敝的衣角,一夜之间灰白的鬓发被肃杀的夜风吹起,银牙紧咬,心中如百蚁啃啮,国仇家恨一齐涌上,几乎要叫他落下泪来。这样的痛自脚心蔓延至胸腹,再汹涌直上心间,他就要忍不住那一声痛彻心扉的哀鸣——

“嗷!叶修你特么干什么!”

叶修慢条斯理地把脚从他大脚趾上挪开,施施然道:“老师叫你上去领卷子。”

魏琛顶着全班哈哈哈的窃笑从位子上站起来,借着身位把《东周列国志》往数学书底下顶了顶,转身一脚踹向身边的凳子。叶修早知道他要来这一手,把住椅边轻轻巧巧来个翻滚就到了安全区域,停下来之后还特不怀好意地笑:“别怕呀老魏,没事不及格了哥罩你。”

“怕你个大头鬼。”魏琛给自个清了一条道,昂首挺胸地上讲台桌领他的数学卷子去。


魏琛是个数学学渣。

学渣中的学渣。

这个说法或许不太准确,正确的评价出自他小学数学老师。这位研究了一辈子小学教育的老爷子摸着他的头,握着他的手,饱含怜悯地说:“阿琛咱不读数学了,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老头子我受不住啊!”

瞧瞧,都给他逼出非主流来了。

也许是语言区过于发达把逻辑模块给挤没咯,从小他的数学就垫底,底得不能再底。但彼时魏琛还是一个天天向上的好少年,本着老师不懂就问的教导,让全校的数学老师一见他进办公室就要条件反射躲进桌肚里藏起来。可就是这样的发愤图强也只让他踩着及格线进了初中,然后在第一次期中考之后他忽然大彻大悟,从此彻底撂挑子不干,专心致志地研究起作弊以及抄作业的技术来,最后勉勉强强进了高中。

然后他就出名了。

谁都知道高三A班有个神奇的学生,他有本事在四十分钟内用文言文给你写出篇文质兼美的议论文,可就是搞不定最基本的三角函数。

语文老师赞美他的天赋就如同数学老师哀叹他的智商。

所以说上帝是公平的,当女生们都绕着魏琛听他舌灿莲花,讲红楼讲到两眼红心的时候,男生们还能自我安慰学好数理化,泡遍天下都不怕。

不过魏琛倒是不怎么理会这些传言。反正他当数学学粉的时间跟当语文课代表的时间一样,都有始有终地从一年级到十二年级,也不差些个玩意锦上添花。倒是学了文科之后数学简单了不少,身边又有叶修这等文理兼修的大神,魏琛的数学总算从个位数提到了十位数,也算是小有所成。

这真不是因为满分变成了一百五。魏琛可以拿他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品保证。

反正举众皆知他不行,魏琛索性直接拿数学课当自习,没事就看看小说补补觉,每次考试就闭着眼即兴发挥,能考几分就几分,连偷窥都懒得。高三年段的冯主任找他谈了好几次,次次被呛出心梗来,要不是那药就在凑巧就在案头他早进医院了。

——其实冯主任没注意,每次魏同学一来,旁边的校董兼年段副主任唐老师就会从抽屉里拿出药瓶子和水放在他手边。

所以魏琛能进A班完全是冯主任的私心,人老想着能不能给多挣出个省前十出来。但往往理想看着盘正条顺其实现实就是个充气娃娃,冯主任再怎么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也没能把魏烂泥给扶上墙。

——实际上人魏琛成绩落差也不大。只不过是小数点的位置有点不对而已。

眼看着这光辉政绩就要从手里溜走,冯宪君咬碎银牙,硬是忍痛把最心水的数学老师暗箱到了A班,还殷切叮嘱人一定要让魏琛他祖坟上长长庄稼。

来,跟着冯主任宣誓:

“不惜用上一切手段,只为争取最后的胜利。”


周泽楷此时正站在讲台上,眼角微垂,几缕额发被风惊落,堪堪拂过眼前。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向他走来的人,眼中的思绪仿佛是正结成茧,缠缠绕绕,要把人陷入到他的圈套里挣扎不得,逃脱不得。

他的嘴角似乎是因为方才的骚闹扬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但旋即又被那忧虑淹没、又被眼前刺眼的红色占据了心神。俊秀的脸庞映着那片苍白令人想伸出手去抚慰,却因为那薄薄的一层隔膜而憾然收回。

美色当前,谁人柳下惠?

——直接导致魏琛跟得了帕金森似的,手抖了半天都没能举起来。

特么敢不敢把脸别过去?敢不敢?敢不敢!

特么发个考卷要不要跟黛玉葬花一样?要不要咳个血来看看啊?啊?

特么有本事不要盯着老子看啊?老子不会心虚的我同你讲!我同你讲!

魏琛给自己洗脑三遍之后终于抬起了手,一把把考卷从周泽楷手里抽了出来,随便瞟了一眼分数转身就走。一路上绊了方士谦的凳子踹了苏沐秋的小腿顺了吴雪峰的橡皮擦,最后给了叶修临门一脚,摆驾回座。

讲台上的周泽楷用悲伤的眼神目送着他的背影。然后继续发考卷。

“怎么样怎么样,几分啊?”后排的郭明宇小小声,探头来看。

“干嘛,这么想知道?”魏琛捂着考卷神色怀疑。

“我不是......哎呀我就是好奇嘛给看一眼又不会死。”郭明宇死缠烂打。

“他和方世镜赌五毛你考不过50。”叶修不怀好意地插了一句。

“......”魏琛猛地转头揪着郭明宇的领子,哀怨地看着叶修后面的方世镜,仿佛他是刚从他床上下来不给钱的恩客:“世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在你心里,我、我难道就只值五毛吗?”

“不。”方世镜镇定地伸手托了托眼镜,才后知后觉他今天戴了隐形:“其实我本来想赌五块来着,都是郭明宇非要加那个小数点。”

“是嘛?对我这么没信心?”魏琛眯起眼睛。

“哪能啊,你看我对您的信任绝对是苍天可鉴!”郭明宇被他这么一瞪就怂了胆。他的领子还在人家手里哪,只能哭巴巴地掏出早餐钱。

“别介啊,来来来,世镜找我两块半。”魏琛边等着老搭档找钱边拿了考卷在郭明宇眼前一晃,就看见一个52鲜红鲜红的,郭明宇嗷的一声嚎出来:“不科学,你怎么能考过50!”

“怎么不能啊?您这是说老子智商不够还是周老师教导无方啊?”魏琛狞笑,及时提了提郭明宇的衣领。

“得得得,你行你厉害。”郭明宇深知跟个牙尖嘴利的语文课代表吵架就是脑子有坑,索性认个怂:“放开放开,老师叫我领卷子了。”

“那你可看到了啊,老子用纯洁的人品保证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分数,愿赌服输,可别不认账啊。”魏琛把眼睛睁得大大的,黑白分明的招子里全是郭明宇的影子,特真挚。

装。你特么就装。

郭明宇懒得睬他,绕过方世镜上去领了考卷。他倒是考得不错,分数栏上明明白白地写着1252,绝对是个高分。

矮油这么高,四位数呢。有点小高兴。

什么鬼?

他把考卷凑近了仔细看看,才发现那“2”是该划在分数底下“=”,只不过这新来的周老师习惯写在右边。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孙子兵法读过没?”魏琛这时候还得意洋洋地收着钱,那张数学卷子就放在桌子上,明晃晃的252。

“......”

镇定。镇定。镇定。

郭明宇勉强压制住体内真气的骚动。

要不是老子涵养功夫好老子拿念龙波糊你一脸啊?!



这头郭明宇人财两空,还给憋出了内伤,那头魏琛也不知是不是神仙显灵,听见了郭明宇迫切的诅咒,刚放学想溜出门,就给新来的数学老师逮个正着。

魏琛上课时遭受巴雷特狙击X2,现在还小心脏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完全不能直视周泽楷的脸,生怕又来个连击,绕也绕不过去,只能低着头含含糊糊:“老师什么事?”

“来办公室。”周泽楷皱着眉头,周身萦绕着不逊于韩校霸的气场,转身就走。

真不知道这秀气长相怎么做出钱包脸的。

魏琛暗骂一声倒霉,乖乖提着书包跟在周老师屁股后面,一路上收获幸灾乐祸、普大喜奔、可喜可贺、老怀大慰眼神无数枚,心里比着中指进了办公室。

数学组的位置在墙角,过去需要一段不短的路。办公室里的老师其实还不少,但自从见到周老师那张脸,房间就跟停尸房一样,静得连鬼喘气都听得见。魏琛跟在周老师背后,走着这段不长不短的路,觉得自己就仿佛是古时候上刑场的囚犯,心沉到脚底,被他自个一下一下地踩碎,留下一地血红供后人瞻仰——

看!这就是勇于反抗应试教育的烈士!

看!真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个屁。

魏琛正对着周泽楷的脸,深感郑轩郑老师那句话说得真对,亚历山大。

那张脸上是山雨欲来的阴沉,看着就跟看不住女朋友戴绿帽子的男票似的。

而魏琛深知这连上课都用板书代替讲话的数学组长是不会跟他语重心长地讲道理的。哦天哪噜,他该不会揍我吧。

天不怕地不怕的魏老大看着周老师骨节分明的手,正深刻考虑逃跑路线。


周泽楷一动不动地盯他半天,魏琛只觉得冷汗都流进领子里了,才听见周泽楷开了口:“周六下午,补课。”

什么鬼?

只听见旁边江老师贴心翻译道:“每周六下午4点来学校,周老师单独帮你补习数学哦。”

什么鬼!

魏琛一瞬间充分调动了全身的经脉,内力充盈,酝酿了满腹经纶,唇齿肌肉也做好了充分的热身,随时准备好长篇大论,企图以压倒性的攻势让对方放弃投降曹魏,不,是给他补习。

来吧!

他猛一抬头,发现周泽楷那双湿润深邃的眼睛直盯着他,黑色的瞳仁里含的都是他魏琛的影子。

然后他说不出一句话。

然后他点了点头。鬼使神差。

一次大招生生被人打断,他猛然感到内力反噬,几乎要喷出一口血来!

他含着那口血,屈辱地点了点头,带着败者的心痛退出了论剑之地。

我去!

不带这样开挂的好吗?!

不带这样开挂的好吗?!

不带这样开挂的好吗?!


魏琛永远都不会承认他会突然血薄。

魏琛永远都会承认他不是颜控。


tbc


心情不佳自我嫌弃中_(:зゝ∠)_

所以让我们愉快地来虐虐魏老大( σ'ω')σ

25 Apr 2015
 
评论(16)
 
热度(35)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