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叶魏】猜猜我是谁 02

*真心觉得叶魏太适合魔法梗了......不管是hp还是西幻还是修仙都萌坏了

*现代修仙paro,原著背景

*五行属性设定,境界分别为练气、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实际上没啥卵用_(:зゝ∠)_

*依然ooc,依然私设


以下正文


魏琛推了训练室的门,沿着走廊往宿舍里走。当转过一个弯之后他突然拐进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四下看看并没有人,两根手指一搓——噗,冒了点火光,摇了摇灭了,再来,总算在指尖上点着了一团火苗。

然后把烟凑上去猛吸一口。

啊~简直比【哔——】还销魂。

——虽然他也是道听途说。

魏琛又来了一口,感觉那袅袅的烟气沿着气管到肺里绕了一圈,再顺着鼻腔喷出来,在半空中散进空气里。他一边喷着烟一边踢踢踏踏地往宿舍走,回想着自个的打火机塞哪儿了。

魏琛自从两年前学会这一手之后就可以开始省钱了,但是由于天赋的关系不太稳定,受天气影响挺大,冬天和下雨天就是把手指搓破了也点不着,只有在夏天才能基本保证成功率。正好这两天H市热成狗,几乎是搓一个点一个,魏琛得意得飞天,居然把打火机给忘了——要不是刚他千钧一发地扯住了自个的右手,即便是及时堵了叶修的嘴,待会儿就等着跟修真管理局的人喝茶吧。

哎呦我生死攸关的左手啊。

简直是机智。

魏琛咬着烟哼着歌在枕头底下找到了他的打火机,跟包中华放一起。他盯着那包烟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位置转移了。

前几天叶修那小子不知怎的就翻了他的枕头,结果给他顺走了一包中华,心疼加后怕弄得他那天都没睡好。搞什么啊,这可是他的枕头底下,头颈之间灵气最明显的地方,要不是他知道叶修就是一凡人他都以为自己暴露了。

心有余悸啊心有余悸。

魏琛默默感受了一下丹田里储存的灵气,一块扁扁的就跟砖似的,什么动静都没有。老头给的藏灵术简直不要太好使,虽然这样扁扁的一块他自个看着都不顺眼。

还是以前那样好啊,蓝绿交织,虽然颜色不怎么样但液体总比砖块好吧?搞得他现在下腹酸胀,跟女生每月的那么几天似的,还是每天都来,简直不能忍。

因此当魏琛搬进宿舍的时候,他其实是拒绝的。

要不是提前得到消息跟老头子要了法术他都不敢搬进去,偏偏那老头儿还腹黑得很,他在QQ上求了他两三遍还答应了不少不平等条约才给他发来个压缩包,又花了他两天才勉强练合格,每天睡前还得再巩固一遍,忒麻烦。

所以他多羡慕叶修啊,羡慕得咬牙切齿,每天躺下就睡毫无压力,而他只能躲被窝里偷偷把灵气运行一周天,还得提防着不能外泄,免得他那双色灵气的光把人给亮醒了。可毕竟被子盖不住全部,他床边窗台上的植物从没浇过水也长得忒快,本来该秋天开的花现在就灿烂得一片金黄,久久不谢,真是个吉兆啊——鉴于老板娘坚定地作出了这等唯心的推断,魏琛总不好说是他不小心催熟的吧?

魏琛心情复杂地把打火机揣口袋里,觉得前途一片雾煞煞。

想当年他可是个神一样的少年,要不是在那个谜一样早晨在那个谜一样的上学路上碰见了个从天而降的老不死,他现在也是个逍遥自在的土豪。

那老头笑咪咪地对他说:“少年,老夫看你骨骼清奇,根骨极佳,必是不出世的修真奇才,老夫这辈子只有唯一一个徒弟名额啦,我看你我有缘,从了我吧。”然后伸手在魏琛额上一弹,转瞬间他就不省人事了。

——等他再醒过来发现自个在半空中,才知道这老头已经在转瞬之间说服了他那俩不靠谱的爹妈,正在赶往他洞府的路上,看见他醒了还呦了一声:“阿琛醒了啊,哦现在咱是在飞,可别吓尿了。”

“......飞好了您哪。”

他师傅也是个懒货,把一本《修仙入门教程之练气谱》扔给他就拍拍屁股旅游、名曰云游去了,结果等他回来才发现他那唯一的徒弟在他那小区里竟然混成了大佬,天儿带着一帮小弟在荣耀里阴人,把个文雅的术士练成了猥琐流,混得风生水起。

老头儿不服,当即拿出了账号卡要pvp,两分钟后第三次趴在地上挺尸。

赵仙长默了。

那头魏琛还兴致勃勃地在讲蓝雨呢,老头想了想,拿出三枚硬币在电脑桌前卜了一卦,抬头跟魏琛讲:“想干什么就去干,做什么犹犹豫豫的?只是以后有事别忘了找师傅就行。”随手丢给他一个空间坠儿,把魏琛给扫地出门了。

等第二赛季结束魏琛站在他师傅家大门口,左看看右看看磨蹭着不敢进去,他师傅一把把他拎进门,丢在蒲团上:“练去,别告诉老夫你都忘了你是个修仙的了。”——就这么打着荣耀修着仙过了七年,直到叶修来找他。

他拎着行李站在他师傅面前,手里袖着他师傅刚卜的卦,他师傅一副找抽样儿,对他殷殷嘱咐:“听说杭州那儿吃得多,别忘了给你师傅捎吃的啊——小心我去杭州抽你。”

得,甭多愁善感了,要抽你缩个地不就得了。

所以说修仙真烦。

有个老不死的师傅更烦。


魏琛回了训练室,开了每天的练习来做。他的手速还在恢复当中,每天晚上的灵力循环不光是为了隐匿气息还为了减少手的衰老,效果不错,现在的状态几乎要接近退役以前了。

今天休息,训练室就他和叶修俩人,又难得没有互喷垃圾话,房间里静得很。魏琛练完一轮感觉状态不错,就想着要和叶修来一场,结果一转头看见叶修满脸潮红跟喘不上气似的,正扒拉着衬衫的领口。

“我靠老叶你怎么了?脸这么红?”

“没事,我就是热的。”

“喂喂,现在空调20度,有事别硬撑啊。”

叶修看了他一眼:“行,我不撑着,你过来。”

“干啥啊?要非礼老夫啊?”

“得了吧,我对你没兴趣,还要不要好好对待病人了啊?”

“滚滚滚。”

魏琛只好过去,刚走到跟前就听见叶修装大爷:“愣着干啥啊,给哥量下体温。”也不等魏琛反应过来,就拉着他的脉门搭在自个的额头上。

魏琛也不跟他计较什么,反反复复摸了几回也没察觉出啥不对来,想必叶修还真是热的:“好吧还真没啥事......要不我给你拿个正气水喝喝免得中暑了。”

“好吧,顺便给哥带杯水啊魏护士。”

“叶病人注意素质这里是公共场所。”

魏琛转身出去了,没看到叶修脸上的红晕正在慢慢褪去,也没注意到叶修那个【哔——】的表情。

所以魏琛他师傅老说他没眼力见,这就被人蒙了还不知道呗。


tbc

02 Jul 2015
 
评论(6)
 
热度(26)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