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叶魏】猜猜我是谁 03

*真心觉得叶魏太适合魔法梗了......不管是hp还是西幻还是修仙都萌坏了

*现代修仙paro,原著背景

*五行属性设定,境界分别为练气、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实际上没啥卵用_(:зゝ∠)_

*依然ooc,依然私设


以下正文


叶修一直觉着“道”是一种说不清的事儿。

祖师爷不是说么,“道可道,非常道”,要是道能说出来也就不是那般玄妙了。当然了这跟他修为太低有关系,悟性还没到火候,不过从他被关进修真学校的第一天起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从来没想明白过。

道。因果。缘法。

世间奇妙、奇诡、奇怪,莫不出于此。

叶修离家出走之前让室友硬是拉着算了一卦。据说这人祖上是西周大祭司,说起周易来头头是道,个顶个的算命瞎子,要不是看着脸太嫩架个墨镜都能到天桥上挣两个零花钱了。这小半仙儿从行李里翻出三个脏兮兮的乾隆通宝,哐当一下丢进叶修喝水的杯子里,装模作样地摇了两爻,眯着眼睛瞧了半天,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儿,震惊地瞪着他说:“我的妈,你不会是要离家出走吧?”

“嗯?这怎么说?”叶修也吓了一跳,要知道他这打算可从来没跟人说过。

“哝,你看,初六六二九三九四九五上九。”半仙翻开破破烂烂的卦书给他看那一条一杠的玩意儿:“遁卦,这不就是跑路嘛?”

“......”这猜得有点准啊。

“你还别不信了。”他瞅着叶修的表情说:“我告你,你现在跑得正是时候,蛰伏,蛰伏知道不?将来抓住了机会肯定有大出息。不过呢你在25岁有场不大不小的灾祸,要扛过去了就更上一层......咦你30岁还有一场变故,居然是看不清的,只能看出来跟身边人有关系。”半仙儿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胡子,两眼烁烁:“指不准是傍上了啥富婆,从此飞黄腾达了呢?到时候可别忘了兄弟我啊。”

“呵呵呵。”这脑洞怎么那么三俗呢?

不过嫌弃归嫌弃,叶修还是给半仙儿送了一份卦礼的。

他不久之后真就潜回家偷了他弟的身份证跑路了——从此半仙儿有了证明自个神算的铁证:“叶修是谁知道不?荣耀大神!联盟教科书!想当年我在叶修上学的时候就算到他现在的运势了,妥妥儿一算一个准啊!那可是十几年前哪!嗯?不信?不信自个问叶修去!”

叶修隔着电视屏幕看他那神棍儿室友在《走近科学》里侃侃而谈,真是感到被世界的恶意糊了一脸。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卦确实挺准的,不论是从他进入联盟还是离开嘉世或者是建立兴欣,这一步一步走过来都没能离开那番卦象。现在他转眼就奔三了,只剩下那传说中看不清的变数,身边人个个看上去也挺正常的——该不会天道真要他上街去找个富婆吧?

哦,天哪噜。

宅男叶痛苦地抱住了头。

“怎么了?”苏沐橙在旁边嗑瓜子,客厅里就他俩。

“没事......这天真是热死人了。”叶修虚脱地摊在沙发上,左手摸索着空调遥控器,一看,20度,苏沐橙身上都搭着毯子,他往上调了两三度。

“还跟以前一样?”苏沐橙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你不是说你修为提高了就会好点吗?以前没空调都没见你这么难受。”

“那时候有霜雪丹镇着啊,现在早没了。”叶修一动也不动,叹了一口气。

“你不是说靠着魏琛能好一点吗?那去找他呀。”苏沐橙不以为意。

“不行啊天天找他老魏都怀疑我暗恋他了。”

“哪能啊他还当你是兄弟情呢。就你那快要挂上去的架势,果果今天都问我说是不是你看上魏琛了。”苏沐橙笑眯眯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跟我说啊叶修?”

“呵呵。”心好累。

最近他趁着夏休期魏琛回家打了两回坐,没想到竟然突破了。本想着借增加的修为压制体内的燥热,没想到越压越热,居然烧到了39度半——要不是苏沐橙早知道叶修的情况帮着掩护,陈果就要把叶修送医院了。

他勉强在床上布了一个寒冰阵,但对阵法他也就是个三脚猫,效果跟开空调差不多,更别提前几天魏琛回来他只能撤了阵。那热气真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叶修只觉得自个的丹田就是一炉子,心肝脾肺肾就是那蒸笼上的包子,在等会就能上桌了——

哎,您点的“相煎何太急”来咯!

他已经神志不清了。


魏琛趁着夏休期回了一趟家。准确来说是两趟,一趟回家看看爸妈和姐姐,然后去看那老头。

当然了,还是坐火车——飞机简直是费钱,腿上贴神行符自个跑又太累,还得专挑偏僻的坟场啊垃圾场啊森林深处什么的跑,免得被凡人发现了。反正现在他有一千八百万,不差那点钱是吧?

所以当他提着大包小包的H市特产开他师傅的门的时候都四天后了。

魏琛身上常备着他师傅家的钥匙,没别的,只因为他师傅要么闭关要么云游要么跑老年人活动中心去看人搓麻将,没可能有人来给他开门,又不好每回都浪费个穿墙符进去,只能在芥子袋里专门辟个位置。

可他今天一推门竟然看见他师傅坐在门前等他。

“阿琛回来啦。”老头正津津有味地看《走近科学》,魏琛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摊在他师傅旁边:“回来了......卧槽师傅你也不舍得开个空调,我都快化了。”

“你个水灵根说什么热死了,比热容都比别人大。”老头趁着广告瞅了他一眼,本想着随便一看,居然还看出个事儿来了:“诶你怎么身上有火灵气?”

“有吗?”魏琛内视一下丹田,那砖块在离开兴欣他就把它解了封,现在是蓝汪汪绿油油混成一片,没有红色的灵气:“没啊。是不是太热了渗进皮肤里了?”

“可能。”老头儿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他右手和肩背的肤色明显泛着红。这种煎得不均不匀的情况明显不是太阳晒的。

“阿琛,兴欣是不是有修仙者啊?”火灵力还不错,这么久了还留在皮肤里。

“应该是没有。”魏琛摸着下巴想了想,他当时进兴欣的时候有意把所有人都扫了一遍,就只有叶修体内的火灵力高一点,不过远没有到修真的水平,想必是那种有点天赋却不大够用的。

——尤其是他反复探查了叶修发现确实没有用隐匿的功法之后。

老头捻着胡子点点头,转过头接着看电视,一会又问:“那就是叶修吗?”

电视里正在放荣耀的广告,君莫笑扛着千机伞在打神之领域的本,光影交错好不热闹,间或还能看见君莫笑那张酷似叶修的脸,冷冷地勾唇一笑,简直酷炫到没朋友。

卧槽老夫怎么没有这待遇。

魏琛抬手就想换台,没想到被他师傅一把抓住了手腕:“等等。”

“哎呦没想到师傅你也是叶神的粉啊没事怎么不粉粉你徒弟我?”这妒得都不带标点了。

“哪能啊,那可是荣耀教科书,就你那术士能比吗?”老头盯着叶修的脸不睬他。

“得得,您老先看着我先去打个坐,明天就要回去了。”魏琛说着就放了手,打着哈欠进了屋。他师父在他背后从芥子袋里摸出个平板来,找了张君莫笑的高清大图,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张脸在哪里见过——这不是他老伙计的二徒弟么?不是说好的京城大少霸道总裁吗?前几年才见过那一脸精英相是骗人的?

真真是诡异得紧,让老夫来算上一算。

老头儿就着沙发扶手起了一卦,却发现这卦象乃是前途未卜、渺渺茫茫之兆,更加之鬼神不可说、有言以禁,不得随意开口哪。

啧啧啧,天机不可泄露,非老夫之过也。赵仙长摇头晃脑悠然自得,几年之后这借口更是屡试不爽,直把那不服气得很的徒弟说得哑口无言。

“老夫问你,名为何?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啧啧啧,这世间因缘、姻缘、隐缘皆出于此也。”

tbc


我我我这话痨停不下来了_(:зゝ∠)_

18 Jul 2015
 
评论(7)
 
热度(21)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