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听说你爱我胜过爱手?(中二)

*私设,脑子有点坑然而很心脏钢琴家喻文州X恋手癖作曲家魏琛

*ooc慎慎慎

*给老魏的生贺!无论猥琐到什么程度我都爱你!(确定真的不是黑粉吗?(喂


以下正文


魏琛从G市走掉了。

卖掉了那一房间的乐器,他提着小箱子从门前走过的时候都瞧见玻璃门上贴着“吉店招租”,红纸黑字,忒亮堂。

照老样子,没个人来送他。

啧,还不都是喻文州闹的。

那天喻小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判了唱片公司的不公,说得慷慨激昂满腔热血,结果还没说完魏琛隔着个屏幕就叮叮哐哐地接到了公司的电话——他手指悬在屏幕上有十秒钟,却没算到原来手机有高敏感度的功能——那经纪人的声音用一种乡村重金属的气势穿破他的耳膜传到房间的另一头:

“我是本地的,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待不下去。你他妈有种,太有种了。”

得,这音色亮的,他都还没开免提。

魏老爷子在他旁边坐着也受了波及,边掏耳朵边说:“你当然有种,我当然知道自个生的不是闺女。”小指一弹又拍拍他:“孩子小不懂事,你少跟他计较。”

魏琛躲开一点,他看见老头子指尖上的耳屎了,可老头子愣是把他揪着抹在他最喜欢的衬衫上了。

魏琛木着个脸对着手机屏幕。他不会对老爹发火,他也不能对着小孩儿发火,凡事讲究个尊老爱幼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去他娘的。

喻文州平时看着也是个机灵的,怎么现在就跟头驴似的直愣愣往前冲呢?他这是拼着面子不要、拼着前程不要也要给他长脸是吧?可好,长得他脸都肿了,撑个胖子都没啥问题。

等着瞧吧,这么不看形势不着门路的货,看以后谁敢收留他。

魏琛哪儿都好,就是心肝儿疼。不光是被人挠的、给人气的、替人疼的,心包最底下还有被割的一条缝儿,谁也看不见,但是呼啦啦地漏血漏风。

碰不了,缝不拢,止不住。

他明明已经开始转变风格、尝试有点眉目、第一首曲子已经在桌子上写一半了;他明明已经匿名投出谱子据说已经被那电影采纳为片尾曲了;他明明已经找到了家乐团打算替他们写两首歌了——

他明明已经找到了能走下去的方式,为什么这会子就毫不留情地全部被一巴掌扇没了呢?

得,这下好了,他倒是出名了,全天下都知道魏琛就是个只会让自己徒弟给自个出头的怂货——还是那种只教了启蒙的、经年不见的、有个大靠山的徒弟。

等着瞧吧,这么两面三刀出其不意的货,看以后谁敢收留他。

他心真疼,又凉,就跟吃了炫迈似的。

——根本停不下来。

魏琛就在这一片汪洋大海里面沉沉浮浮,浮浮沉沉,直到有双手抓住了他的衬衫,把指尖上的耳屎弹到上边去,对着他讲:“混不下去就回来,有老子罩着你。”

他一瞬间觉得自个又想哭又没出息。


于是魏琛就真的滚回X市了,不过还没老老实实地给魏老爹消停一年就给叶修捞了去——谁特么知道把他谱子要去审稿的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叶不羞呢?还不还给他——那可是魏琛辛辛苦苦换了个风格打算重新出山的。

怎么这么流氓呢?

叶太公拿着那张纸站在水边上对他讲:咬吧,咬了上来咱组个乐队,你不是想上年度音乐节吗?你不是想让你的民谣在鸟巢放吗?那就张嘴,啊——

这饵可真够香的。

魏琛带着全副家当蹦起来挂上去,骂骂咧咧地被钓到H市去了。

叶修以前在嘉世走的是摇滚的路子,堪称教父级别的人物。只不过这人只出唱片,从不商演也不参加娱乐节目——据说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苦衷啥的——结果在一个凄风苦雨的秋天给人赶了出来,连他那把珍藏版的Smallman都没能保下来。

简直是分分钟催泪的小白菜梗啊。

魏琛跟这个神一般的教父神交已久。这个神交不是说从前偶尔能在各种沙龙和聚会上碰见,而是他们在网路上的小众音乐论坛同一个烂帖子底下相见恨晚,从此每周不聊聊心得体会和创作灵感就觉得哪里不得劲的那种神交——简称网恋——那种惺惺相惜的神气简直要透过网线穿到另一人的心里去。

那会子正是魏琛最落魄的时候,“忧郁小猫猫”这个美丽的知性女子简直是他生命中——

全然破灭的幻想。

虽然“神一般的少年”也挺不招人待见就对了。


魏琛刚到H市的时候,兴欣除了主唱叶修就只有一个号称小提琴破超高级的妹子和一个看起来就是为看场子而生的键盘手,简直是各种凄凉。不过俩人东倒腾西倒腾,靠着魏琛那论坛隐形管理员的身份和叶修相当广的明路暗路,还是拉来了不少新人和旧人——譬如说从前呼啸的rap主唱和嘉世的美女鼓手。哦,还有个微草的长期背景板,现在转职成功的贝斯手小天使。

真是一锅重庆麻辣烫。魏琛在路边摊吃晚饭的时候这么想。

可不是么?连音效DJ和美声伴唱都来了,现在还差个民谣吉他——可不就是他自个么。

边上的叶修举起杯子里的白水:“欢迎我们的钢琴安文逸同学——兼庆祝兴欣乐队正式成立!”

“好!”这是当真不靠谱的包荣兴。

魏琛跟着举杯,他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白酒——绝对不会冒泡的那种——看着一桌子鲜嫩或者半鲜嫩的脸,还有脸上因为兴奋而激起红晕,经历了大风大浪的老心脏也有点受不住,有点颤得慌。

啧啧啧,他是白酒喝多了吧这。


叶修组了个史无前例的乐队:兼具古典和民谣的摇滚,混杂得简直教人不敢恭维。还好魏琛和叶修俩主创都有古典音乐的功底,民谣和摇滚正好一人负责一个方面,倒也把乐队配置得井井有条。两人也联手写了不少歌,叶修的缥缈多变和魏琛的跳脱外放结合起来居然能碰撞出火花来——这总是在深夜他俩坐在对面的床上,人手一包烟换着抽的时候想出来的。

他们的房间本来是在第二间,最后被换到走廊的尽头去,理由用陈大老板的话说是“深夜扰民”,结果俩人顶着黑眼圈乐此不疲了快一年。

——终于让兴欣进了荣耀音乐节。

那个5月的晚上,天气多云,有点小风,傍晚的时候天上一大片的火烧云,到78点了还看不见月亮。兴欣9点上场,先是民谣吉他配钢琴弹了个前奏,然后主唱开唱:

“也许这是一个故事的终点

也许这是一枚硬币的双面

这条路也许通向明天

明天也许再不能看见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候

也是一个最坏的季节”

这是他们的新作品,叫《重返荣耀》,名字很俗,内容很俗,目的也很俗,就是要向所有人说,老子回来了。

他妈的。

魏琛手里按在弦上,耳边是唐柔的狂暴小提琴和苏妹子节奏极好的鼓声,看着下边近乎癫狂的人群和荧光棒的海,稍稍有点两眼放空。这场景太熟悉,又陌生得他有点方,这般热烈的欢呼和喜爱,就像在海里危险地冲浪,突然有一波巨浪哐当迎面砸上来,简直——不要太爽!

绝壁是肾上腺素上升,两眼熬得通红的那种亢奋啊!

就好像这时候突然乌云全部散去,星星出了满天满地的那种亢奋。

仗着暂时还没有他的事,魏琛四面八方看了一遍,虽然下边大部分是叫着“叶神!叶神!”的妹子汉子和性别不明者,可是他也没放过远处有一块儿写着“❤魏琛我嫁❤”的荧光牌,心里还是有点小荡漾的——

啊!老夫也是有妹子爱的啊!

啊!老夫魅力不减当年啊!

啊!老夫真是神一般的少年啊!

眼见着高潮来了,魏琛也加进伴奏里去,下边的人群越发跟疯了似的,结束的时候要不是现场请了警察,叶修指不定要被多少人拖到场地中央蹂躏呢——当然还有那些美女妹子们——所以魏琛安安全全地撤离了高能场所。


只不过离休息区还有百多来米远呢,旁边最高的包子就指着他们的区域大喊一声:“老魏!找你的!”

魏琛也是一愣,眯了眼一看,可不是找他的么,有个人影站在帐篷旁,身边那块“❤魏琛我嫁❤”五颜六色地亮着,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

晃瞎了他的眼睛。

这特么是传说中的倒贴啊。

魏琛脚步有点飘。他三年多没牵过女票的小手了,现在有点高兴有点方。

那边的人似乎也知道他们回来了,直直地朝他们走过来,等到走到帐篷边上的路灯底下,那人穿着一身被挤得记得乱七八糟的休闲装,脸上还被涂了点什么颜色,冲他笑着抬起手。

那手骨节分明,经年不见似乎又长长了些,全然是一双成人的手,但依然是让热移不开眼的模样——瘦长饱满的掌心,漂亮的指腹,微微弯曲的指关节,本该是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烁出一种黄金的颜色:

“老师,你回来啦。”


tbc


注:

1.以上所有关于乐队、音乐节的资料全部来自百度,作者什么也不懂,作者是一个只会听网路资源的怂人【所以欢迎懂行的太太指正!

2.兴欣乐队的配置:

  主唱兼节奏吉他手:叶修

  ROP主唱:方锐

  民谣吉他:魏琛

  鼓手:苏沐橙

  贝斯手:乔一帆(感觉贝斯手就是统筹大局的阵鬼啊233

  键盘手:包荣兴

  狂暴小提琴:唐柔(超越野蜂飞舞的手速

  冷却钢琴:安文逸

  DJ:莫凡(感觉存在感会很低

  美声伴唱:罗辑(教堂小天使唱诗班(邓瑶.jpg

  偶尔上场的手风琴:陈果

*以上纯属瞎编(为了把所有人都放进去我也是拼了_(:зゝ∠)_

3.要是产生了叶魏的错觉不是骗人的(因为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被打。

  

没脸打生贺tag系列

我发现我和肉天生相冲(我要静静(。

26 Oct 2015
 
评论(27)
 
热度(57)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