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Non-verbal language

*傻白甜

*猥琐白莲花室友供梗,详见最后

*性暗示:论中美日文化差异

*有无赖的喻总!私设毁三观!欧欧吸!欧欧吸!严重欧欧吸注意!


以下正文


魏琛出了机场就往市中心跑,没想到居然堵在了路上。他等了十来分钟,看车子完全没有动弹的意思,索性下车奔到旁边的菜市场里,出来提着几大袋子菜就往家里跑。

袋子里是下羊肉锅的作料,沉甸甸的羊骨头连着肉,着实不轻,还得上楼,饶是他一个大男人都气喘吁吁的。魏琛站在门口,一边掏钥匙一边喘,嘴角还一边咧出个诡异的笑,嘿,总算这次比喻文州那小子快了。

魏琛心里还是有那么点小激动的。

虽说他跟喻文州那小子关系早就定了,但是现下两人还都离不开战队,想见面只好两头跑,除了夏休期,平时基本上见了面吃顿饭,进了房间转头打个啵儿,piaji一声分分钟滚上床。两个也都不是什么放不开的人,几乎每次都能尽兴。尤其是喻文州,每次都是抹着嘴走的,心满意足,从各种意义上。

恨得魏琛牙痒痒。

不过男人嘛,总是有那么点好胜心在的,魏琛虽说第一次被小辈压得死死的,但也不代表他就这么软了,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喻文州暗示点公平的问题。做得多了家里便有了个心宣不照的规矩,便是今晚上谁做了饭洗了碗收拾了家里,谁就有今晚的决定权。

魏琛原来一个人活得多糙啊,家里都是喻文州收拾起来的,他也没怎么在意,可自从有了这规矩,魏·十指不沾阳春水·琛也回过味儿来。毕竟在G市活了这么多年,就算不会,吃也吃得有心得,所以每次魏琛不管来得多晚,都要至少要抢一道菜做,以期和早半天来的喻文州分一杯羹,争一点点微薄的话语权。

虽说两个人平时轮流去看对方,但还是比较闲的魏琛去G市多些,可紧赶慢赶,基本上到了家喻文州都端菜上桌了。喻队长是谁啊,心机婊啊,借着主场之便把人狠狠折腾了几次,气得魏琛没话说,从此之后就变着法儿偷跑,谎报航班谎报日期找他徒弟缠人啦,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使了一遍。

可就凭魏琛花招百出,却拦不住一个喻文州。且不说每次偷跑都能奇迹般地被喻文州抓住,就连喻文州来H市都是逮着他带团最忙的时候,正大光明事先通知,搞得每次魏琛一边打着野图boss一边对着屏幕上的时间咬牙切齿——哦妈蛋这阳谋,连叶不羞这种不要脸的也防不住啊。

叶修【烟】:呵呵。


好容易这回叶修肯帮他带一次元旦活动——虽然透着浓浓的阴谋论的味道——但大便宜在眼前白痴都得捡,魏琛提早半个月订了机票,一大早就冲到机场去,咬牙切齿地等到误点的飞机起飞,急匆匆地在堵车的路上飞奔,到了小区门口一看表,诶嘿,才四点半,蓝雨还在训练呢。

拧开锁进门,果然如此,魏琛嘿然一笑,换了鞋高高兴兴地提着菜进厨房了。

从灶台底下的柜子里拿出砂锅,插上预热,羊肉洗净剁块,和茴香八角生姜一并旺火煮沸,连煮出来的汤汁一起倒进砂锅,放置一旁文火慢炖。鲈鱼放好葱姜蒜辣椒清蒸,芦笋洗净择好,毛蟹洗净,下锅过水,捞起单用姜油爆香——一刀切半,半凝固的蟹黄流出来,用手指沾一点放嘴里,鲜得差点把舌头咬下去。

啧啧啧,老夫还是很行的嘛。

魏琛刚要把沾了口水和蟹黄的指头往抹布上擦擦,忽然被只手半路劫了镖——身后一个人抱上来,喻文州用细白纤长的手指握着他的腕子,伸出舌头在魏琛的指尖一舔,把上边的东西都卷进嘴里:

“好甜~”

“回来啦,老夫手艺好吧?”

“那当然了~”

“嘿嘿嘿所以......”魏琛猥琐的读条还没读完,就被喻文州一个技能打断了:“魏队你好香。”

“......”

魏琛转过身,把喻文州从身上扒下来,这才发现喻文州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嘴边带着酒气:“你喝酒了?”

“出来的时候被少天灌了两瓶。”喻文州的脸扭了两下,埋进年长者的肩窝里:“我打车回来的。”

说完还讨好地蹭了蹭,半长的发尾把魏琛的脸给挠得痒痒的。

——妈个鸡果然职业选手就没几个酒品好的。

这新年灌酒的传统从蓝雨建队延续至今,终于坑到了创始人头上。魏琛无奈地挂着喻·智商直线下降·文州把菜收拾完,盛好了饭和汤,半哄半架地把半大孩子给按在了椅子上,还得不停忍受喻文州超乎常人的情话。

“魏队,你好漂亮。”

“是是是,喝汤喝汤。”

“魏队,我要亲一下嘿嘿。”

“好好好......麻蛋你再凑过来!”

“魏队,我喜欢你啊。”

“嗯嗯嗯我也喜欢你——哎哎哎汤撒了你给我坐好。”

“阿琛,我好爱你啊。”

“......”

好吧他输了。

喻文州看魏琛没动静,一下就从桌边蹭了过来,一屁股坐在人身上,两手扒着魏琛脖子,对着魏琛的耳朵吹气儿:“你说啊阿琛,说你爱我啊——呵呵,你硬了呢魏队。”

“......”

他都说他输了啊!

魏琛拿撒娇撒泼撒酒疯的喻文州没辙,这不是早八百年就知道的事么?

喻文州把魏琛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舌尖扫过充满津液的口腔,在敏感的舌根轻轻刮搔,逗得对方都忍不住打着战蜷缩起来,再慢条斯理地把它解开,再纠缠在一起。啧啧的水声在唇齿间交换,魏琛吞咽不住,混着蟹黄味儿的透明液体沿着唇角流进脖子里。

“嗯,哼......哈......咳咳咳操兔崽子你特么要憋死老子啊。”魏琛喘着把喻文州的脸拍到一边去。

“魏队。”喻文州也不恼,单手捧着魏琛的脸,额头顶着额头,亮晶晶的眼睛衬着酡红的双颊,笑意莹然:“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嗯......嗯?!”

喻文州一手捉住了魏琛,一手把他往桌边一推:“答应了我们就开始咯。”

“等等啥玩意?喂说好了的......啊!卧槽啊......”

喻文州上下动着手,舔了舔魏琛的耳垂:

“魏队,你不觉得今天厨房特别干净吗?”

“......妈个鸡。”


今晚的月色真好,不是吗?


end


1.文里的梗:



严肃正经的商务英语论文。【污者见污古人诚不欺我。【然而我控制不住傻白甜了。【噫


2.聊天记录   12月25日 16:35

君莫笑:老魏订票了哦。

索克萨尔:什么时候的?

君莫笑:元旦。

索克萨尔:具体时间呢?

君莫笑:早上8点的飞机。老规矩,3个稀有材料。

索克萨尔:成交。

君莫笑:提前祝你元旦快乐啊【烟

索克萨尔:谢谢^^也祝叶前辈和韩前辈节日快乐。

君莫笑:呵呵,好说好说。

索克萨尔:同乐^^



新年快乐!

2016第一更!不要污!我们要优雅!【揍

转眼间入坑一年了,我居然还老老实实地待在老魏坑底! 对于这个墙头众多的我简直不可思议Σ(っ °Д °;)っ!果然是老男人的魅力吗?!【哎呦我暴露了什么(*/ω\*)

感谢坑底的所有人的产出和陪伴,让我痛并快乐地吃粮产粮~2015唯二的遗憾是坑太多填不完和一大堆梗没码_(:зゝ∠)_【对不起我的坑友【揍


附上码这篇字的BGM:恋恋风尘——老狼

午夜的电影/写满古老的恋情/在黑暗中为年轻歌唱

露水挂在发梢/结满透明的惆怅/是我一生最初的迷惘


2016,好好填坑,重新做人

各位午安。

02 Jan 2016
 
评论(14)
 
热度(56)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