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找个好人就嫁了吧

*期末修罗场结束了!回来撸老魏和鱼总【舔嘴唇

*梗来自连续一周刷夜复习的怨念

*年龄操作,高考结束撒欢党喻X大二苦逼学渣狗魏,竹马互宠&已交往

*比较童话,齁得要命,欧欧吸超严重,写完自己都不敢看系列,一发完


以下脑洞


喻文州快要睡着的时候被手机的震动吵醒了:屏幕上魏琛的大头一闪一闪的。

一闪一闪的还有am.2:30

他还算一个作息规律的人,即使是在高考结束的狂欢季里也基本早睡早起。只不过今天谢师宴闹得有点晚,从酒店出来还一股脑地拥去唱歌,刚刚到家已经累得不想动弹,撑着洗漱完毕给魏琛发了一条晚安就睡了,没想到居然接到了男票的电话。

这还真是没想到——鉴于魏琛正在期末地狱里饱受煎熬的情况下,他应该想不起来给自己打电话的。

喻文州还是很了解男票的,从小就是,反正他们是竹马竹马修成正果款的基佬。


魏琛比他大两岁,和妹妹魏真是邻居家的双胞胎,大家都是尿尿和泥的交情。

但如果说喻文州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小孩的话,魏琛大概就是他的反面:小时候是楼道一霸,长大点是混混老大——当然了,整个楼道的小孩都是他罩着的,特别是喻文州。

说来也奇怪,按理说学霸和学渣即使没有水火不容,也应该有阶级碾压,但出乎意料的是魏琛和喻文州处得很好,好到穿同一条裤子,好到可以互相教授生理常识,好到醉酒失身之后不是老子把你当底迪你却想上老子而是妈的老子长得那么攻凭什么被人压——哦这就有点超纲了,内部矛盾我们不谈。

也许是小时候工作忙的父母经常把喻文州寄在对门的魏家,或者是魏琛经常替喻文州收拾看他不爽的小鬼,还是两个人偷看A片互相DIY出了感情,反正等暗恋许久、终于发现互弯的时候已经晚了,两人当即真枪实弹一宿,之后找了家长出柜,被男女两组合各打了一顿之后终于脱离单身狗,走上闪瞎人的光明大道。

喻文州给魏琛肿得老高的脸上药,魏琛心疼地揉喻文州淤青的手腕,一边揉还一边说:“哎呦喂本来就慢了这要是打残了可还怎么撸啊。”

魏真清咳一声,表示本少女还在这里,心里翻个白眼:妈的智障。


“文州?你睡了没?今天这么晚?”魏琛压低了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来。

“还没呢,刚要睡。哦今天谢师宴嘛,班长他们带头出去浪,搞得有点晚。”喻文州担心吵到父母,起来把门关上,揉了揉头,感觉清醒了点。夜里两点很静,他能透过细小的电流声听见对面的有野猫发春的呜呜叫,还有青蛙咕呱咕呱的声音。

魏琛的宿舍在湖边,夏天的蚊子多得能给人咬肥一圈,但是胜在风景优美,夏夜里抬头看看澄澈的星空,低头看看湖边打啵的情侣,再听听宿舍里开着AV撸管的声音,真是相当有意境。

他上大学头一回回家就跟喻文州说:“妈的上什么大学啊,一个期末考比高考还紧张。”

彼时喻文州还沉浸在老师家长给描绘的一劳永逸的大学生活里,不料被魏琛一棍子打得懵逼。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对他详细地描述了大学僧的种种苦逼之处,搞得小年轻对未来乌托邦的期望值一下从天堂掉到炼狱,魏琛差点被旁听的喻爸打出去。

他男票摸摸他的头:“文州可要好好学习啊,赶紧上大学啊,我等你哦。”末了还pikapika地眨眨眼。

真是太、太贱了。喻文州看了一眼旁边老神在在的喻爸,夹着被撩得疼痛的下肢想。

这是他高二年的事儿了。魏琛在R大分校学管理,那种繁琐又刻板的东西,有时候喻文州会接到他深夜打来的电话,魏琛通常是一边在阳台上抽着烟,一边跟他说:“有的时候真是怀疑人生。”

听听,多么的哲学。

喻文州觉得他男票身上很有种隐秘的浪漫主义的气质,譬如干一晚上马上出柜的事儿就是他提的。要是再明显一点,放在魏晋就是嵇康,放在唐代就是李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执着又潇洒得很。

然而总不能一头撞到墙上玩儿穿越,疯狂的事儿一生做一回就够了。喻爸在他们出柜的时候咬死了不答应,最后还是魏琛求着他听他说一句才勉勉强强跟着魏琛进屋去了。门关着,喻文州贴在门上听见魏琛跟他老爹说:“......可以,没问题,我会考上R大.....我当然会对文州好,养他一辈子。”

那时候魏琛高二,喻文州初中刚毕业,居然讲起了山盟海誓,喻爸简直哭笑不得:“有本事你先考给我看看再说。”

年级倒数的魏混混居然点头了:“你看着吧。”

说着转身走出来,正面碰上眼圈红红的喻学霸,学霸抹了把泪说:“哥,要我给你补课吗?”

魏琛伸手拧他的耳朵:“......妈的你还学会偷听了是吧?”

魏混混在高三那一年勤奋得......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幸好他足够聪明,最后虽然没能上R大本校,分校的管理专业也算是很不错了。接到通知书那天魏爸魏妈简直喜大普奔,当即就开了家宴请他们家的大功臣——儿媳妇喻文州,魏琛这晚上喝得大醉,抱着小男票咬耳朵:

“你男人屌吧?”

“嗯,我老婆屌得很。”

“说谁老婆呢?”

“谁被人上谁就是老婆。”

“......喂喂喂你们背后注意能离我远点吗?”

——然后他们回房间干了个爽。


然而转眼间喻文州就高三了,魏琛吃过高三的苦,刚开始的时候电话里各种温柔小意,让喻文州开心又恶心,终于有一天受不了了:“哥,再说下去我就要吐了。”

魏琛那边也有点干呕:“......我也要吐了。”

最后终于是恢复正常了,但是也就天南海北地聊点趣事,学习上的事儿基本上是不说了,偶尔谈起也是两句带过。

他不说喻文州也不问,他能明白他的焦灼。

魏琛从来是爱憎分明的一个人,被逼着按着学他痛恨的东西,如同上酷刑,是会多么的难受。偶尔碰上考试周打电话,他能听见魏琛那边咬着烟头翻书的声音,刺耳的书页声狠狠地,咬牙切齿地,但同时又轻描淡写地和他说话,把一切的愤恨难受都遮挡得严严实实地,把最轻松的一面翻给他看。

你看,我过得很好,所以你不要担心,赶紧学习。

喻文州真是心疼得很。

他觉得魏琛应该是自由的,狂浪的,充满恣意,去做所有想做的事,追求所有执着的东西,无论成功失败都能洒脱一笑——而不是这样囿于一方困境,逼仄又痛苦,不能、也不敢挣扎出来。这不像他。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选定的路只有走下去。

喻文州在做理综的间隙想,他要上R大最好的专业,找一份最赚钱的工作,然后养他。


“喂喂喂喻文州你在听吗?”

喻文州终于醒过神来,惊觉男票居然发现了,赶紧表忠心:“没有没有,我在听。”

“唉好烦,好他妈困,什么破玩意儿不想看了。”那头的魏琛终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嘟嘟囔囔吐槽了两句,显然是困得紧了,脑子有点迷糊,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多可爱。

“没事,去睡吧。”喻文州特别霸道总裁地说:“挂科了我养你。”

“噗!”魏琛显然被恶心得够呛,赶紧点了一根烟抽上:“能耐了啊小兔崽子?”

“是啊你不是知道吗?”

“滚滚滚,谁养谁啊,快去睡快去睡。”

“你也早点睡啊。晚安。”

“晚安。”

喻文州挂了电话兴奋得睡不着,拿起手机点开第一首歌居然是老妈听的《找个好人就嫁了吧》,深觉题目真是十分有理。

喻·隐藏性中二少年·文州今天也做了一个湿漉漉的好梦。


end


彩蛋:

小喻哭着跑进来:“葛格我妈到现在还没回来嘤嘤嘤。”

魏哥哥:“嗯嗯嗯等我打完这盘......”

魏姐姐:“别怕啊文州妈妈一会儿就......”

小喻:“哇葛格好厉害啊~”

魏哥哥:“那是啊过来我教你。”

魏姐姐:  说好的母爱光环怎么一点用都没有?!

end


几个月没写惊觉退化严重【从前的小学生文笔现在在哪里?!!

要是哪里崩了【肯定啊】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_(:зゝ∠)_

19 Jun 2016
 
评论(8)
 
热度(77)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