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喻魏】九月二十八日风雨大作

*老魏的第三个生日,魏琛生日快乐~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paro→ 百度【其实不看并没有什么影响_(:зゝ∠)_

*时间轴采取据说最官方的版本,面对这样一个比我年轻的老魏我真是老泪纵横QvQ

*私设老魏厦门人,私设老魏家人,台风假装是莫兰蒂

*欧欧吸属于我,爱和最美好的词语都属于十七岁神一般的少年


以下正文


今天风大雨大。

魏琛一把旧伞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根本挡不住雨,裤子从鞋面湿到大腿根,艰难地跑了几步,终于从行色匆匆的人流里拐进了楼道,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本来今天是不打算回家的,反正家里也没人。都掏出钱打算在网吧通宵了,结果居然从兜里带出来一本小本子,魏琛捏着那本绿得发黄的大字本想了想,又翻开来确定了时间,当即决定回家去。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今天他有个客人即将到访。

——这是个奇怪,或者说近乎奇迹一般的客人。


魏琛是六岁的时候到的厦门。爹妈要出国去打工,把他和上初中的姐姐托给住在厦门的奶奶照顾。奶奶老眼昏花,把打遍一条街的魏街霸当做了乖宝宝,往家里一放就安心地出去打牌,却是没想到魏宝宝一转眼就溜出了门,并在一周之内打遍周围的小屁孩无敌手,由此奠定了楼道一霸的地位。

那天魏琛把所有说他没爹没妈的小孩都揍了一遍,大获全胜,唯一的缺憾就是在打人的时候被绊了一跤,胳膊腿在粗糙的地面上蹭得破皮出血。那会儿还不觉得,一停下就觉得火辣辣地疼得厉害,魏琛一边龇牙咧嘴,一边一拐一瘸地自己往外走,刚走到巷子口就觉得眼前一片黑影罩下来,抬头一看,是个个子高得面目不清的男人。

卧槽,不会找了大人来吧。魏琛心里有点惴惴地瞥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逃跑路线,心里寻思着怎么跑才能最方便快捷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忍着笑的斯文声音说:

“你是魏琛?”

“不是,你认错人了。”魏琛一秒反应过来,哎呦居然是个不认识我的。心中暗喜,正想跑路,没想到那人居然一弯腰把他给提溜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说:“居然还骗我,真不愧是......呵呵”

后面几个字魏琛没听清,不过这个已经不是重点了。在数次挣扎抗议无果之后,他只能乖乖地坐在那人的腿上被抱着包扎伤口,一边试图用另一条小腿去踢他的膝盖。

“怎么这么小就打架呢,以后还怎么当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那人一边上药还一边教训他。

“你怎么敢说我?!”要知道魏琛可是看了一路这人是怎么从路人的口袋里顺手摸鱼的。

“那不叫偷,叫寻求帮助,懂吗?”男人一拍他的屁股,“可以了,我送你回去。”

魏琛从他腿上跳下来,横了他一眼:“老变态。”

“你可是比我还老呢魏队。”男人有一张俊秀的脸,笑起来更是令人如沐春风,若不是眼角的细纹暴露了年龄,魏琛几乎要认为这人不超过三十岁。

然而虽然长得帅,但还是很不要脸:“睁眼说什么瞎话。”

“我没有骗你。”男人把他往上托了托,让他坐在肩上,仰起头跟他说话:“我来自未来,以后你比我大八岁呢魏琛。”

“哈?你骗小孩呢吧?”魏琛信都不要信,一巴掌呼在他的狗头上,结果那人反手又给了他屁股一巴掌,啪的一声特别响。

不过虽然这样说,魏琛最后还是信了,因为喻文州——哦这是那老男人最后告诉他的名字——在他家楼道下交给他一个写满了日期的本子,然后倏然消失了。

从此那个叫喻文州的男人总是按照本子上的日期出现在他的身边,不论他是在暗巷里打架,还是在浴室里洗澡。


不知道喻文州今天会是几岁呢?

魏琛在沙发上放了喻文州常穿的衣服,桌上放了块士力架,一边在厨房烧水一边想。

喻文州已经出现在他身边有整整十一年。也许用“出现”这个词来形容有点奇怪,但魏琛想不出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喻文州魔法一般的现身了。这个人总是根据他给定的时间没有丝毫征兆地出现,一丝不挂,每次都是不同的年龄,有时候是十几岁的少年,有时候是二十出头的青年,有时候是三四十岁的中年老男人,或者青涩俊秀,或者成熟优雅,神秘又耐人寻味。

这让魏琛的目光不自觉地一直聚集在他身上,只要他出现。

喻文州说他患有慢性时间错位症。这是一种奇怪又难以治愈的病,会让人不知不觉地游离在时间之间。他会回到小时候,一遍遍看喻小屁孩被男女混合双打;或者回到爷爷的葬礼上,看自己哭得泗涕横流——这种病人会不断地回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那个点,旁观、重复那些快乐或者悲伤的记忆。

“那我怎么没见过你小时候呢?”魏琛表示他对喻小屁孩还是很感兴趣的,起码他可以把这个未来装逼的大人打得嗷嗷哭一次。

“因为我十四岁才认识的你啊。”喻文州穿着松松垮垮的老头背心,二十八岁的青年抻直了腿,把手交叉在脑后,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忽然又想到什么转头对他一笑:“不过你见过十七岁的我吧?因为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喜欢你。”

“......”魏·目前还是直男·琛被这直球噎得说不出话来。几个月前他确实见到了那个十七岁的喻文州——彼时他脸上还挂着没干的眼泪,一脸世界都要崩塌的绝望——结果等他明白面前的人是魏琛,顿时一个虎扑上来夺走了他保留了十五年的初吻,还一边哭唧唧地说对不起一边花样深吻,把魏琛都亲得差点背过去就恋恋不舍地果断消失,撤离得非常及时。

妈的呦,劳资的初吻啊啊啊!!!

魏琛发誓下次再见到这个人绝对要把他打到上天。

——然而下次出现的是身强力壮的二十三岁喻文州。魏琛:......_(:зゝ∠)_


所以不知道喻文州今天会是几岁呢?

魏琛还有点小期待呢。

外面下起了大雨,耳边除了窗缝里哔哔作响的尖锐风声,就是窗外树影被风甩动的声响。

但家里很安静。奶奶去世之后,姐姐也去外地上大学,他一个人住在一个挺大的房子里,周围除了安静还是安静。所以他几乎不回来,除了睡觉,唯一回来的目的就是招待赤果果的喻文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喻文州的名字就和这个房子连在一起,成为让他回家的唯一的目的——也是让他期待地、快乐地、雀跃地主动回家的时刻。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魏琛站在呜呜作响的水壶面前发呆,直到一只手从背后伸出来关掉了火。那个人摊在他的背上,灼热的呼吸喷在脸旁,带着一股清淡的酒气,吻了少年单薄的耳廓一下。

魏琛的脸腾地红起来。

他听见喻文州用一种欣喜得无以复加的语气在他耳边喃喃说:

“我们赢了啊魏队,蓝雨赢了。”

说着亲了他一口,又继续说:“我们赢了啊,赢了啊。”又亲了他一口。

魏琛被他撩得浑身发热,脸红到了脖子根,又不太好意思撩回去,只好半推半抱地把这个比他高一个头的流氓弄到沙发上坐着,摸索着抖开衬衫给他披上。

“我们赢了呀,赢了呢魏队。”喻文州又开始絮絮叨叨,这回不光动嘴还动手,捧着他的脸不放,魏琛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脸从他手里拔出来。

“行了行了不就是赢了吗,一个职业选手居然喝那么多。”魏琛一边给他穿裤子一边忍不住批评他:“要是我是队长分分钟拿冠军好吗?”还忍不住顺手弹了抬起头秀存在感的小喻一下:“妈的老流氓。”

然而谁知道一直都迷迷糊糊的喻文州居然一把抓住了他顺便的手,拿起来放在嘴边吻了一下,一双眼睛含情脉脉:“是啊,要是魏队在的话,肯定第三赛季就拿冠军了。”

“卧槽你是醒着还是麻了啊。”魏琛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赶紧把手抽回来,转头去给喻文州拿条被单,留喻文州一个人在客厅遛鸟。


其实他是借机跑掉,因为心里有点塞。

魏琛嘴上说着自己是直男,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被掰弯了,还弯得比较彻底,只对喻文州一个人。

喻文州是他第一个朋友,第一个人生导师,第一个性幻想对象。

他陪他打魔兽,陪他撸啊撸,建个情缘号和他渣基三。

他从来不阻止他打架,但是会随身带着药,一言不发地给他裹伤。

他唯一的要求就是魏琛不抽烟不喝酒做手操,要在学校至少念到高中。

他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阻止他二流子的生活,喻文州沉默了片刻,说:

“我希望你的未来由你来决定。”

魏琛点点头。他糙是糙了点,但和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容易想太多,他觉得他明白了。

喻文州不曾告诉他未来的事情,但从偶尔的只言片语也能推测出他的未来:蓝雨队长,网游大神,高手高高手,厉害得很。

他带给他一个可以期待、又不那么期待的未来。

十七岁的少年心里很明白,他心水那个凭空出现的人,然而他不想说,因为那个人喜欢的是未来的那个魏琛。

他觉得庆幸又恼怒。

庆幸未来的我让喻文州能来我身边,恼怒未来的我总是独占那个人的心神。

感谢未来的我让喻文州对我爱屋及乌,又厌烦我是未来的我的影子。

到底是因为未来的我是那样的人而在意我,还是因为我未来会成为那样的人而陪伴我?

又酸又甜,真是......自相矛盾上了天。

哎,烦死了。

魏琛蹲地挠头。


尽管心里还在刷着卧槽,魏琛还是走回去给喻文州盖了毯子。

二十一岁的青年眉目俊朗,因为酒劲脸上泛着红色。衬衫没有扣好,毯子边上露出优美的锁骨,魏琛看着看着就觉得有点脸热。

小流氓。他不禁在心里给自己一巴掌。

喻文州睡得挺熟,呼吸平稳安静,嘴唇微微张着,能看见里面的牙齿和一点舌头。魏琛吞了两下口水,决定给自己一点福利。

悄悄地凑上去,两臂撑在沙发上,噘着嘴在喻文州唇上啵了一个,舔舔嘴唇还挺甜。魏琛的心砰砰砰跳个没完,正想撩了就跑,功成身退,谁知道被亲的人居然噗的笑了一声,一手扣住他的后脑,一手搂住他的腰,另一条舌头抵开牙关长驱直入,沿着齿序一颗颗舔过,最后和舌头纠缠不休,连口水沿着嘴边流下来都不知道。

“魏琛。”

魏琛差一点又被亲到翻白眼,正靠在喻文州身上喘气,就听见一个四平八稳的声音在耳边说:

“不论是以后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我都喜欢。”

“生日快乐。”

说完又捧着魏琛的脸啵了一个,然后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卧槽???

不上何撩???

魏琛目瞪口呆,嗙的一声砸在沙发上,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看穿了,心里十分脸红。

又十分高兴。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今天风大雨大,远处隐隐有玻璃被风吹碎的响动,窗外的树枝哐哐哐砸着窗框。

凌晨四点台风登陆厦门,风力17级,吹倒了楼下最大的树,停车场里的车吚吚呜呜地叫起来。

这些魏琛都不知道。

他埋在喻文州睡过的毯子里嘿嘿嘿了半小时,然后也笑着睡着了。


end


1.半夜两点终于成功撸完!然而还是迟到了【没关系老魏不会介意的QVQ

2.非常心水这个paro,原来的草稿是老魏一直穿回去看文州,连时间表都列好了,然而懒癌发作写不了大长篇_(:зゝ∠)_

3.超级难得今年的生日居然和老魏是同一天!!!超激动!!!然而外面台风并不能下楼跑圈_(:зゝ∠)_只好撸文以资纪念√

4.给老魏一个无价的么么哒,每一次写一个老魏都更爱老魏一点。

5.希望所有的爱和美好的词语都给这个十七岁的神一般的少年。

                                                                                                2016.09.29  2:05

29 Sep 2016
 
评论(22)
 
热度(60)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