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控 情节废
手残道长 船长本命
拖延懒不治 冷逆拆不渝
全职魏老大厨 东家脑透明粉
酷爱中年美大叔 男神跨越五百年
审美倾向32-74岁男女不等
喻魏/叶魏/周魏/基三/露中/all杰

宁拆不逆 怕了吗?
 
 

【咩秀BG】寻花问柳 之一

*假秀all真秀咩秀注意,圆室友一个玛丽苏的梦 @鱼月 

*采花贼梗,站恶人不解释,隐元会有二设,车大概没有

*被室友拿刀子架着脖子的产物【夭寿啦有人行凶啦


以下正文


“你听说了吗?昨晚又有个和尚被采了!”

正值午后,春天里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几个闲汉磕着瓜子儿唠嗑,没多少功夫便聊到了近来扬州城的一桩奇闻上。

“可不是嘛,我早上从客栈过,看见那大师——那脸色,啧啧啧,青里带黑啊。”

“没想到啊,这年头连和尚都有人惦记,这不是坏人修行吗。”

“嘿嘿嘿,这采花贼若是漂亮,我也想一亲芳泽呢。”

“得了吧,这都第四次了,连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听说那些被害的都受了伤,指不定是专采后庭花的大盗呢。”

“......”

一群人围着桌子说得热闹,连老板娘都来凑趣,唯有角落里一个男人安安静静,掂着茶杯,若有所思地摩挲杯壁。

清玑今日方到扬州,便听说出了第三个受害者,还是个少室山的大师。这便有些棘手了,他眉心一蹙,在心里暗道:怕是要牵扯上门派了。

他正是为此事而来的。


一月前,扬州出了个采花大盗,一连光顾了两位少侠。这事本不稀奇,然而身负武功的好色之徒常有,但如这厮一般爱好男子的却不常有,因而起初,江湖上都以为这采花贼是个浪女,人人谈及此事,都要露出暧昧之意——这等月黑风高的艳遇,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呢——直到第三个受害者在十日后出现,才使这事更扑朔迷离起来。

彼时那军爷只是在扬州暂且落脚,正往金水镇去,未曾想却遭了贼人辣手。据客栈小二形容,当夜甲字三号房中一阵乒乓乱响,他上去敲门询问,那房中一静,竟传出个没听过的清朗男声,道:“无事,我乃他江湖朋友,深夜来访忍不住切磋一番。”那军爷也没反驳,想是默认,他便下楼去了。可谁知隔日午时方见那军爷起身,两颊潮红,面上青黑,虚汗不止,一眼望去皆是阳虚有巨之兆,一手扶腰,颤巍巍地下得楼来,落座时身上狠狠一颤,铁青着脸用过午饭,便急匆匆拂袖而去。

这事甫一传出,便震惊江湖。谁知这爱男色的竟不是妖女,而是走旱路的断袖!一时之间人人议论,啧啧称奇有之,嗤之以鼻有之,但也有细心人发现这三起案子无一例外,遇害的竟都是投身浩气盟的侠士。这下可不得了,江湖上一片哗然,浩气盟咬定是恶人谷办的坏事,恶人谷嗤笑浩气盟贼喊抓贼,本就互相看不顺眼的两方更是跟乌眼鸡一般,扬州城处处是捉对私斗的江湖客,一时之间连无门无派的侠客都遭了池鱼之祸。有人不忿于这乱象,便告上了中立的隐元会,请求派人查个清楚。于是清玑便得了会中密令,要求他前往调查。

思及此,清玑便一阵头疼。他奉师门之命入隐元会尚不及五年,好容易脱离会众身份成了个小上线,竟被派来调查这事。本以为不过是起普通的江湖恶事,谁知竟牵扯上了盟谷之争,眼看着还要牵扯上门派——他从纯阳紧赶慢赶了几天到了扬州,迎面便撞上了第四起,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了。

他揉揉额角,正巧听得有人说道:“......那大师还未曾出城呢,现住在城里的悦来客栈中,想必是还没休息过来罢呵呵呵......”

想瞌睡正有人递枕头。清玑眉峰一挑,起身付了茶钱,便提剑往扬州城中去了。


待续


多年不写文感觉好虚......

17 Apr 2017
 
评论(2)
 
热度(9)
© 愚同 | Powered by LOFTER